国文博士邹濬智老师谈他的跨领域书写历程:从传统中文系到鉴识科学

发表时间:2017-08-02 点阅:2530

下午三点半,邹濬智老师翩然来访。之所以用「翩然」两字,乃是老师来秀威之前,才刚录完一个广播节目,而且还得趁著五点半高速公路塞车之前上路赶回桃园──于是邹老师和作家生活志小编之间的采访对话,便以一种明快节奏完成,也让人稍稍地感受到老师埋首于工作、家庭、写书的分秒必争。

 

搜寻邹老师的个人简介,上头写着师大国文所毕业,专长领域为汉字学、民间信仰及国学之跨领域应用研究;有意思是的是,目前老师在警大担任教职,在秀威出版的书并非传统的国学研究,而是令人跌破眼镜的鉴识科学领域:《破案关键:指纹、毛发、血液、DNA,犯罪现场中不可不知的鉴识科学》(以下简称《破案关键》)、《谁说仵作不科学?--古代刑事鉴识实录》(以下简称《谁说仵作不科学》)、《你也能当包青天--中国古代犯罪侦查实务与理论》(以下简称《你也能当包青天》)三本。三本皆与人合作,后两本尤其着力颇深。

●邹濬智老师亲临秀威,接受小编专访。中为《破案关键》、《谁说仵作不科学》、《你也能当包青天》的编辑小雯

 

兴趣广泛,突破中文系的本位思考

邹老师表示,他五专毕业于台中商专国贸科。商科五年毕业后,听从心底的声音去报名补习班;然后「听说」中文系是学费最便宜的系所,他就报名了,最后居然也顺利插大进政大中文系就读。

 

大学毕业后不想马上当兵数馒头,于是就报考研究所、上了师大国文所。由于自己专科唸商、大学和研究所读中文系,所以他兴趣非常广泛,读书也就没有固定的口味,较无本位主义的包袱。国文所毕业后考量到未来发展,进警大教书成为一个选项,同时也是不被「中文系」本位主义限制的一个表现。

 

在警大任教之初,邹老师采用传统的中文系教法去教授这些未来的人民保母,「但对他们没有什么帮助」,邹老师如此说道。因缘际会下,要整理一些法医相关文献,于是邹老师干脆自行编讲义,用做上课教材,让通识课程的国文课转为实用,这也成为《谁说仵作不科学》和《你也能当包青天》这本书的前身。

 

截长补短,与人合作出书弥补非本科系的不足

邹老师不具法医、警察等相关背景,为何能出版《谁说仵作不科学》、《你也能当包青天》这两本让刑事警察局侦查科科长林信雄、警察局淡水副分局长孙钟杰、推理小说家吕仁、推理评论家冬阳等等人的推荐的书呢?邹老师表示警大藏书和一般大学不同,以法政类、海洋类、自然科学类居多,他自己靠兴趣自修补足书写时需要的相关知识,还有就是和具专业背景的老师们合作。《谁说仵作不科学》,就是和中央警察大学鉴识科学所硕士、犯罪防治所博士,曾任台北市政府警察局及南投县政府警察局技佐、巡官、警务员出身的曾春桥老师携手。而合作《你也能当包青天》的萧铭庆老师则是中央警察大学犯罪防治研究所博士,中央警察大学公共安全系专任助教授。

 

●邹濬智老师和他的作品《你也能当包青天》开心合影

 

曾老师的专业背景对《谁说仵作不科学》的顺利成书帮助很大,给予不少指正和建议。举个例子:《谁说仵作不科学》这本书,邹濬智老师判定凶杀案现场,死者「护胸」的行为是因为活活被烧死的自然反应,但曾老师因着专业经验,提供另外一种可能:或许是「炭化」太严重的关系。此外《谁说仵作不科学》的照片也有赖曾春桥老师提供,并将原本六万多字增补到八万字,替内容增色不少!﹝小编按:这本书的刑事现场照片,非常考验心脏,胆大者请进。﹞

 

说到仵作,不免令人联想到周星驰的经典电影《威龙闯天关》。其中有一幕令人印象深刻:

  宋世杰:说给几位大人听,你是哪人?干什么的?

  陈 二:山西的仵作,大人。

  宋世杰:请问杨秀珍的丈夫是怎么死的?

  陈 二:验过骨头全黑,是死于剧毒,大人。

 

邹老师笑说,其实仵作有点像是「法医助理」的身分,古时候身为案件承办人的官员不愿意碰尸体时,诊断死因的责任就全落在仵作身上了,也才让仵作有动手脚的机会囉!

 

谈谈《洗冤集录》,世界最早的法医学专书

《谁说仵作不科学》、《你也能当包青天》这两本著作颇多引用宋代宋慈《洗冤集录》一书。经小编找查相关资料得知,《洗冤集录》这本书不得了,乃是世界上最早的法医学专书,比义大利费德罗的《医生报告》还早三百多年问世。《洗冤集录》成书于1247年,共有五卷,分为检验总论、验骨、验伤、中毒、救死方六大题材。

 

《谁说仵作不科学》和《你也能当包青天》除撷取《洗冤集录》等书中的司法案件,分析当中的鉴识科技、法医学理和犯罪侦查技巧外,还搭配今日时事加以佐证。《谁说仵作不科学》这本书最特出之处,就是将案件根据犯罪属性,加以分类为金、木、水、火、土五类,巧妙结合中国五行,堪称一绝!《你也能当包青天》则有意识地编纂成为军警、检调犯罪侦查单位及司法教育单位专用的「古代法制史」、「警政史」、「专业文选」及警察考试「国文」科选读之参考读物。

 

可惜的是,坊间易得的《洗冤集录》目前只有简体字版本,只好期待台湾出版社有朝一日能为读者们出版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