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普:期盼能满足各种口味的读者,如果不能,那就尽力做自己吧!

发表时间:2017-05-04 点阅:2181

●拿着《索菲亚》的高普(右)和戚建邦

 

秀威一楼前方三四小桌,挤满了一小波一小波人潮,话语嗡嗡云聚桌旁、又发散。考验著离桌子最近的秀威编辑部同仁专心程度。
我负责采访高普。从他的第一本武侠小说《钟鼎江湖》开始认识他,然后在「大陆书展暨出版基金成果展」进一步体认他对两岸文学的看法,一直到这次因为《索菲亚‧血色谜团》出版而拜读他的作品。几次接触中,我个人以为高普是个相当执著的作者,甚至可说带些傻劲地,对他来说写自己想写的,比得什么奖来得重要,最好的情况则是两者同时发生。
在《索菲亚‧血色谜团》的后记中,他表示自己可能不会再投台湾推理作家协会征文奖,就是权衡过自己的兴趣与才具,不适合走本格路线,不如多写些自己偏好的故事──的确从《索菲亚‧血色谜团》这本短篇集就融合了奇幻、推理、科幻、悬疑等元素,就像吃一颗健达出奇蛋:「三个愿望一次满足」,不过对于习惯本格推理的人来说,或许看高普的《索菲雅‧血色谜团》新书得更秉持着一颗开阔的心唷!


〈窟佬疑案〉有《艾西莫夫机器人短篇全集》味道吗?
高普说,的确是。看科幻小说的人一定都知道艾西莫夫,他著名的「机器人三定律」:一、不能伤害人类,二、不违反第一法则的情况下要听从人类命令,三、在不违反前面两个原则下,机器人要保护自己。这三定律不少科幻小说家或者电影导演都奉为圭臬,影响至深。
身为采访者的我在看〈窟佬疑案〉一篇时,不由自主到处找可疑之处,并且很快地就发现文中的「我」怪怪的,后来果真如我想像。高普说,现在的推理创作中,叙述性诡计还蛮被使用的,譬如岛田庄司第二届首奖《遗忘‧刑警》(作者陈浩基),就是在主角的身分下了功夫,给读者很大的惊奇。叙述性诡计以日本推理作家绫辻行人的「馆系列」最为知名,而他也是新本格的重要旗手。好处是作者好像在跟读者玩游戏似地;但这种方式写久了,读者阅读作品容易不自觉产生怀疑,就较难融入作者铺陈的情节当中。而且现在叙述性诡计已经用太多了,读者读起来可能有些弹性疲乏了。


〈索菲亚血色谜团〉扎实的历史写作,写作发想起源为何?
〈索菲亚‧血色谜团〉就是该本小说的名字(偷偷透露小八卦:高普喜欢〈窟佬疑案〉,但编辑刘璞则偏爱〈索菲亚‧血色谜团〉)。阅读这篇作品时可以感觉到高普在展示异国风情和华文阅读流畅之间剪裁地十分恰当,并不吊书袋,但札实的历史考证在行文当中表露无遗。
高普表示这篇推理小说的发想起源是《我的名字叫红》,这本书得到诺贝尔奖肯定,也有推理解迷的成分。而他自己对伊斯兰生活、环境,以及对土耳其帝国时期的想像是从这本书开始萌发的,遂兴起自己也可以来写一篇带有伊斯兰风味的推理小说,最后还拿这篇投了台湾推理作家协会征文奖,并且获得入围。


写异国素材时,该怎样做功课呢?
高普表示自己写〈索菲亚‧血色谜团〉时,一开始创作萌发点来自《我的名字叫红》,编织故事时,会连带把相关的历史、宗教资料都读过。但是高普认为写作时,内文含量的资料量来多固然造成阅读者进入的门槛,如《玫瑰的名字》。但作家怎么裁剪资料含量、取得平衡其实很难说,因为每位读者感受力和阅读的习惯很不一样。虽然作家都期盼能满足各种口味的读者,但如果不能,高普认为那就「尽力做自己」吧!
另外写〈索菲亚‧血色谜团〉时,高普还别出心裁,巧妙融入卓九勒的故事喔!为了不破梗,详情就请各位读者自行买书来看。XDD(推销的诡计)


推荐三本个人觉得必看的推理小说,并说明原因。
《时间的女儿》,因为它不像传统推理谜团由作者设计而成。它的谜团来自真实的历史,能这样做、感觉level就更高,超脱游戏式的推理小说。
《我的名字叫红》,这本得到诺贝尔奖肯定,带给自己对伊斯兰帝国的想像和概念。
《福尔摩斯》系列:最有名,老少咸宜,人畜无害。(大笑,「人畜无害」这形容词也太妙了!!)


之后的写作计画?
下一本又要跳另外一种题材「科幻」,叫做《轴心失控》,敬请拭目以待。


不为人知的访问小剧场
在采访的最后,我顺口问为何高普要叫做「高普」呢?他说,自己的英文名字叫做samp,大家是不是想到「山普拉斯」呢?!哈,的确是有向此位网球英雄致敬的英文,然后再结合高普本名的姓氏,所以就叫做「高普」啦!
这样的笔名小考证,希望读者会觉得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