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专栏人生毕旅

周浩正,笔名周宁,1974年自军中退役后,由楚戈引荐,得结识痖弦,进「华欣文化事业中心」,从此开启了他文化工作生涯,直到2003年4月退休。 近卅年的编辑生涯,停留过的地方不少,在职场上,他从最基层的编辑开始历练,一路走来,跌跌撞撞──曾经做过出版社的丛书编辑、报纸副刊及杂志主编﹔由编辑、主编、总编辑、顾问等不一而足。至于他这一生究竟有些什么经验教训,能写的,他已全写入《编辑力初探/写给编辑人的信》里了。

【2017年贺年信】傻妞儿花花拜年来囉!─世界,翻转(Flip)中。

发表时间:2017-01-12 点阅:1816

◎花花我,三岁了,坐在8楼阳台,胆大心细,面不改色。就三花猫而言,长得还算有模有样吧。(摄于2016/2/14)

亲爱的朋友:
周家从来没大事,小事则多如牛毛,且听花花细细道来。


1. 世界,翻转(Flip)中。
「喵~~喵呜~~」先让我清清嗓子,才好开讲。


话说《联合报》终于选出2016年的「年度代表字」,竟然是个「苦」字。老太太召开家庭会议,折腾了好几天,由小猫儿我宣布会议结论:周家选出来的「年度代表字」,恰恰和《联合报》形成强烈的对比,竟然是个「乐」字(左下方那个「乐」字,是老先生从网上辛苦找来苏东坡墨宝。墨汁饱满,元气淋漓,不愧出自名家之手)。


大家一定觉得奇怪,为啥「众人皆苦我独『乐』」?这可是有人生大道理的。


一说是苦中作乐,一说是苦尽甘来,一说是化苦为甜──非也,非也,以上皆非。正确答案是:这一家人真的打从心底觉得快乐,并且以追求快乐为鹄的,把吃苦、吃亏、吃瘪当吃补,过著「非常快乐」的人生。举个最近遇到的例子,一看就明白了。


现在的台湾社会,流行「翻转」这个术语(奇也!怪也!任何新鲜玩艺儿,一旦移入台湾沃土,便自动生出无穷变幻。),样样事物非搅、撬而不乐,尤其面对老的、旧的、不顺眼的、不同伙的、长得太方正的、不够smart或太smart的……,全在翻转之列。于是乎,教育被翻转、体制要翻转、人生需翻转、喜恶必翻转、是非已翻转、祸福在翻转……,总而言之,新世界、新秩序、新立异标准以及不同于以往的「美好又理想的人生」,终于在台湾完全实现了。(「喵喵呜~~」,猫的欢呼声!)


据猫儿所知,老俩口在中兴大学的中兴湖畔漫步绕行了半辈子的生活习惯,也「被翻转」了。


有那么一天,趁中午阳光普照,老人家去中兴湖晒晒日光,顺便见见相识十多年、如今孑然一身的老白鹅。(前几年风水兴旺的岁月里,湖畔有三只黑天鹅、约十只灰、白鹅,以及二十多只、多品种的鸭子;若再算上湖边树上的白鹭鸶、白头翁、夜鹭、麻雀、乌秋……等,至少一百只以上,热闹极了。可惜数年前为了整治中兴湖,抽干湖水,鹅鸭多半被野狗咬死或病死,只剩下孤单一只老白鹅。最近有人放生七、八只鸭子,才恢复一点生气。)去年,老白鹅一家三口仍悠游湖上,每见两老,振翅飞扑而来,引起湖畔健身老人们一阵惊叹;现在四顾茫茫,再也看不到另外两只老鹅了。


两老取出携著的一片土司,喂食直奔前来相会的老友。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怒喝:
「不许喂!不可以破坏大自然生态!鹅、鸭自己会找东西吃,你们乱喂,破坏了大自然的生态平衡。」


回头一看,是几个偶尔来此闲逛、年轻学生模样、以「环保尖兵」自居的绿卫兵,站在那里大声斥责。(谁给他们这至高无上的权力乱骂人的?花花不解。)


自从世上诞生了所谓太阳花革命小将,挥舞拳头,高呼「自己的××自己×」之后,世道起了大变化。此时此刻,年已七旬的退休教授被羞辱得无地自容;「破坏大自然生态平衡」的罪名,谁也承受不起。这回,两老很识趣,以「让」为尊,再也不去「友好一辈子」的中兴湖了。


难过吗?一点也不。


两老怀着「避秦」的心情,四处探看,居然发现新天地,找到「桃花源」,远离不乐地,为此大乐。


世界,果然不停「翻转/被翻转/再翻转/又翻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