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专栏陈安仪的笔下人生

曾任电视节目企划制作,亦是资深媒体记者。2002年发起「台湾母乳协会」。2005年开始笔耕生涯,出版「分数之外的选择」、「窝心~父母最想知道的亲子聊天术」、「让孩子爱上阅读」等书。「陈安仪的笔下人生」部落格目前点阅路已破2千万人。常任谈话性节目来宾、专栏作者。并创立「妈妈play亲子烘焙聚会」,及「陈安仪多元作文」

脱离「妈宝」的第一步-----去打工吧!

发表时间:2016-08-18 点阅:2686

最近有报社记者打电话来采访我,希望我谈谈「大学生的妈宝现象」。因为最近许多大专院校陆续开始发布注册、新生训练等行事历,许多紧张焦虑的家长们于是打电话到学校询问各式问题、提出许多要求,让大学里的行政人员瞠目结舌,为「妈宝」大学生日益增多的现象而感到忧心忡忡。

其实这个问题在两岸都见怪不怪。我今年五月去上海、杭州演讲,听到更多光怪陆离的故事。比方说:3岁的孩子不会咀嚼吃饭、7岁的孩子还在坐娃娃车、10岁的孩子不会绑鞋带、高中生每天还要父母接送上学、……每一家的孩子都像宝一样,捧在手里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家长们只担心功课不够好、竞争力不够强、考不上好学校,却不知道,缺乏「日常生活自理」的能力以及「解决问题」的应变能力,无论孩子书念的多好,都已经失去了「竞争力」。

我们这一代大部分的家庭即便称不上富裕,但是已经吃穿不愁。因此,很多父母都要求孩子「不必打工,好好念书,其他事通通不用管」。我的想法却刚好相反。根据调查,大学里所教授的知识,能够实际应用在工作上的比例,近50年来已经日益降低。现在的科技日新月异,很多工作上的技能需要边做边学 ; 更何况一些待人处事的道理和对工作的认知与态度,才是职场上胜出的关键。

以我来说,唸文学是我的兴趣,但是我前10年历任电视节目企画、报社记者,其实都用不太上的我的文学知识,直到我近年来转业教授写作,很多文学理论才派上用场。然而职场上很多受用的经验,几乎都是打工学来的!

我打工的经验非常丰富,可以称得上是多采多姿、琳琅满目!

记得刚考上大学那年,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去速食店打工。当年我的父母也不希望我「浪费时间」,见我执意要去,怕我被骗,只好委托亲友帮忙介绍了一家连锁速食店。我一进去,资料上「XX介绍、台大新生」的资料,便被人取笑是「富家女、好学生」。再加上店长对我照顾有加、他的女友喝飞醋,我很快就被排挤在外。没多久,我就被安上一个「不适任」的头衔,请我走路。

这一次教训让我知道:「显赫学经历」在空降到一个团体时,不一定是个保证,有时候反而是个累赘。而跟异性的顶头上司相处,最好要「保持距离以策安全」,以避免不必要的猜疑。于是,好强的我决定一雪前耻,自己假报学历换了一家店应征,从后场点货、搬货 ; 前场备餐、清扫 ; 一直做到柜台点餐、算帐……,曾经有过一天排三班、连续站12小时、白班接夜班的纪录。这一回,无论店长如何对我表示好感,我只是佯装不知。一年后,我成为店长倚重的左右手,但我却选择辞掉速食店的工读。因为我知道,我并不想在这一行继续下去,这一切只是为了证明给自己看:别人可以做的事、吃的苦,我也可以做得到!

升大二的暑假,我改到一家新开的托儿所去当全职的保育员助理,每天早上九点到傍晚六点,一个月薪水一万八。刚开始,我帮忙布置场地、制作教具,后来孩子陆续进来,我便帮忙班主任照顾大约10个三岁以下的宝宝。因为我在家中常帮妈妈照顾年纪差距很大的弟妹,因此我对婴儿换尿布、喂饭,可以说是驾轻就熟。我每天在托儿所里愉快的照顾小孩、用自己制作的教具跟他们玩、纪录饮食,中午陪他们午睡,还可以跟班主任一起吃饭看电视重播的连续剧,真是快活似神仙!

当时,妈妈和男友每次来工作的地点看我,都觉得我很「奇葩」,为什么我竟然能把屎把尿的跟一群黄口小儿,玩得乐不思蜀?为什么不去找一个比较「正常」、能让自己「进步」的工作?然而,我却乐此不疲!那一次工读的经验,让我发现自己真的很喜欢小孩子,我跟孩子在一起,感到很快乐。两个月后,我要开学了,班主任连续应征了两个员工,都只做了三天就嫌事多钱少而离职。于是班主任连续CALL我回去应急,直说我比「大人」还好用!

大学四年间,我打过很多工:我当过街访员,虽然访问「单价」很高,但是后来我发现难度太高且耗时,不敷时间成本。我身材瘦高,也曾去过模特儿经纪公司应征。录取受训一个月之后,却发现自己实在没有「肢体天份」、连走个台步都会同手同脚而自己决定作罢。我也翻译过英文罗曼史小说,当时「林白」很红,我跟同学写信去自我推荐,「试译」通过之后,便开始合译英文书稿。不过,译了一本书之后,我觉得虽然稿费还不错,不过每天宅在家写稿实在不适合我的个性,便决定不再继续。

大三因为男友跟父母吵架、缺钱时,我甚至动念过去酒店当公主!不过,在灯红酒绿的夜店前面徘徊良久之后,我终究有道德上的顾虑,以及对黑暗生活的恐惧,没有踏出那犹豫的一步。至今回想起来,也是替自己捏了一把冷汗!

后来,我做的比较久的两个工作,一个是翻译日文漫画,一是去安亲班教作文。我不谙日语,因此老板要我负责从懂日文的老先生口中,将直译的口语改写成通顺的文稿。我做了大半年,没想到,有一次竟跟其中一位老先生起了冲突,我听不懂他的翻译,但他坚持他没翻错!一老一少大吵起来,老板无奈,只好换我跟另一位老先生合作。不过,那段跟老先生相处的日子,事后回想起来觉得颇为有趣,因为老先生常常跟我天南地北的聊天,我的火爆脾气也修正了不少。

去安亲班教小学生写作文,也是一个无心插柳。本来是同学的工作,我看她领的酬劳比家教高,于是研究了一番教材后,也去找了一家安亲班应征。从未有过教学经验的我,第一天面试就被安亲班的班主任要求「现场试教20分钟」。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我竟气定神闲地站在台上侃侃而谈、跟学生互动,就像教了10余年的老师一样自在!

没想到,这个打工经验竟开启了我后来的事业之一!我大学当了好几年的写作课老师,在超过五家以上的安亲班教书,甚至有家长因为欣赏我而聘我到家里去教一对女儿。我自己制作教材、搜集研发了教案,并将学生作品一一保留了下来。十余年后,我离开报社,因为想指导自己的女儿便又翻出当年的教材,就这样,竟又开始了我的事业第二春!

「打工」,绝对不是「浪费时间」!

在千奇百怪的打工经验中,我了解自己、发掘自己的长处与短处,也接触社会、了解社会,实际体验社会的脉动。更在应征工作、争取机会以及跟同事相处的当中,得到许多宝贵的经验。当然,最重要的,就是当自己手里捏著辛辛苦苦赚来的钱时,我终于懂得金钱得来不易,「要怎么收获,先怎么栽」的道理。

从此以后,我结束了茶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千金小姐生活,开始体会如何在社会中赚取自己生活所需。大学四年,我自己当二房东,跑腿服务房客,以劳力省下房租 ; 我自己赚取零用钱,不再动辄向父母开口。也因此,虽然我家境不错,但是我始终自力更生,从没「啃老」,更以不靠父母、发展自己的事业为荣。

还有什么比「打工」能够学到更多?家长们!让孩子试着用他自己的双手,去打开他自己的世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