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哪一种运动才能真正对抗肌少症?
发表时间:2021-02-13

Photo by Sriyoga....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自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玛希....

一个恐怖的事实 债务海啸蠢蠢欲动

发表时间:2023-01-13 点阅:593
Responsive image
     
 

经济政策问题一向错综复杂,任何人都不该假设自己已找到所有问题的答案。过往的经历,也让我领悟到:经验是很差劲的老师。我们总是学不会,以致一再犯下同样的错误。
 
宽松货币政策与疯狂投资人一次次促成了经济泡沫,这些泡沫最终也毫不留情地一一破灭。债务危机已近在眼前, 这次将带来的威胁之大,恐怕是我这一生中不曾遇过的。
 
长期追踪全球债务变化的国际金融协会指出,截至2021年底时,全球债务(包括民间与公共部门)占全球GDP的 350%。先进经济体的债务水准更高,占GDP的420%,新兴市场的债务比率虽然比先进国家低,却更早陷入困境。
 
以阿根廷来说,它的民间债务大约只有GDP的三分之一,然而,当美元升值,阿根廷披索贬值,它以外币计价的债务,就会伤害它偿还国际贷款利息与本金的能力。
 
背负高债务且货币弱势的新兴市场,正处于兵败如山倒的困境。一旦这些经济体无法赚取足够的出口收入,对外国债权人履约还债,本地货币势将转弱,甚至崩溃。如果货币急速贬值导致国内通膨在经济萎缩与货币价值缩水之际遽升,便可能陷入避险基金桥水创办人达利欧(Ray Dalio)所谓 「通膨型萧条」。到时候,这些陷入挣扎的新兴市场将不再出口货品或原物料商品,而是出口公民到更优质的地方生活。
 
即将来袭的债务海啸,也不会放过中国。由于长年利用信用来驱动经济成长,中国的债务累积就像喜马拉雅山一样高,约占GDP的330%。中国变得非常容易受一连串全球债务 的违约伤害。近几十年,中国的快速成长,已使它的公共与民间部门积累了巨大的债务负担能力。不过,近年经济成长趋缓,再加上过高的民间债务,如不动产部门杠杆过高、产能过剩,已造成经济非常大的压力,一些大型的不动产公司现已濒临债务违约与破产边缘。
 
过去几十年来,甚至几个世纪以来,尽管历经大大小小不同的金融泡沫和经济动荡,我们总是能幸运地劫后余生。 危机来来去去,一生总会遇上几回,但如果你认为这次危机的最糟状况,大不了跟过去一样就是留疤,就大错特错了。
 
随着全球所得成长速度放慢,在大多数可预见的情境下,从国家、企业、银行到家庭的债务,都已超过他们的偿债量能。原本在零利率或负利率时,还勉强可管理的债务,未来将变得无以为继。 不管是借款人或贷款人,公共部门或民间部门,节俭者或挥霍者,都将深受影响

 
►►本文摘自:《大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