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哪一种运动才能真正对抗肌少症?
发表时间:2021-02-13

Photo by Sriyoga....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自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玛希....

抢攻新南向消金房贷商机:菲律宾,下一颗闪耀新星

发表时间:2022-05-04 点阅:398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Toa Heftiba on Unsplash


依金管会统计,国银海外分行数目迄2021年12月底已达631家,并持续成长。过去数年,柬埔寨分行已跃居传统国银获利宝座――香港分行外之第二大获利引擎。

兆丰银、合库银、一银3家银行的海外分行中,柬埔寨分行获利都名列前二大。

其中,在地化程度更高居海外分行之冠,3家银行的柬国分行来自该国本地客户的业务量及获利比重均超过9成。

由于柬埔寨有相当大的人口红利,国银也竞相投入当地的房贷业务。

合库银目前消金业务大多为房贷相关业务,如排屋透天厝,或公寓大楼型住宅;兆丰银房贷、不动产抵押信贷相关消金业务也不断成长;一银则以营运周转金的不动产抵押放款及当地房贷业务为主。

在柬国,以房贷业务为主的消金贷款利率可说最佳,当地房贷净利率多有6%到7%。

另外,不动产抵押之营运周转金放款,亦有6%以上的水准,因此,拉高行库在柬国分行的利差,并且荣登海外分行获利王。


 
人口红利、净利差吸睛

 
政府鼓励国银新南向,除配合台商投资步调南进外,国银如何能在南进设点同时找到当地国发展利基,亦为另类发展模式。

继柬埔寨之后,国银海外市场发展消金业务下一颗闪耀明星应属菲律宾。

菲国市场亦广被视为最有发展潜力之新兴市场,有柬国6倍之人口红利、净利差也达4%至5%以上水准,唯有扩大业务触角,打入菲国当地企业、居民,才能真正掌握菲国当地人口红利商机。且因菲国台资企业约500家,仅为泰国5,000家的十分之一,另外,泰国仅兆丰银1家台资银行,然有8家台资银行在菲设立分子行,僧多粥少,台资企金业务等内外在因素也造就菲国较适合发展消费金融市场。

本文即探讨菲国外银消金房贷经营商机。

菲国企金风险与报酬并不对称,是属于买方市场,价格由借款人买方掌控。

如同菲国国债虽仅BBB国际信评风险倒帐率等级,其报酬率常不及AA级国家之报酬率水平,即可说明公司债及企业授信之高风险及低报酬定价现况,另一方面,也系由前十几大本地财团多拥有其专属银行,因此资金来源无虞,造成大型企业掌控定价权,并使得中小企业蜂拥追随之报酬低于风险现况。

相对当地消金房贷市场风险报酬匹配,仍属贷出人卖方定价市场,因此中信银很早就已逐渐将获利重心转移至房贷及消贷之消金市场。环顾菲国外银表现,中信银、马来亚银行(May Bank)、汇丰(HSBC)及荷兰国际银行(ING)走消金路线,在菲国当地大放异采,另近期花旗银行撤出东南亚消金市场,抢购者众,菲国以高价55亿披索售予Union Bank;相对地,走国际金融业务分行(OBU)企金路线20余年来,ABN、JP Morgan、BNP等十多家大型外银早已评估不具效益后陆续撤出,目前仅剩合库1家仍持OBU境外牌外银。

因此,就企金业务面商机,台资银行同业联手,共组大型企金联贷、提高贷款价值比(Loan To Value, LTV)之抵押品成数、叙做利率加码、强化财务比率约束条件(Financial Covenants)等,均为改善菲国企金案件定价不佳之有效方法。

另外,在消金业务面商机,不仅在菲国已有8家台资银行及1家代表处设立,另亦有2家台湾大型租赁公司――中租及裕融(裕隆汽车子公司)设立,专营车贷,目前皆有近2,000户以车辆为担保之消金车贷业务,利率也多在10%以上,足见菲国消金市场甚具吸引力。


 
打通房贷业务任督二脉

 
房贷英文Mortgage原自法文意为Death Pledge,即卖身契暨生死契约之意,含义为不到最后关头、借款人不会轻言放弃合约承诺;另一层意义为如借款人到生命最后阶段,仍无法还款,则房契将由银行产权抵押设定一方之贷款人(Mortgagee)承接,取代原借款人(Mortgagor)。

鉴于调整贷款价值比成数(LTV)使具保障区间,及现菲国房价租金比仅15倍,远低于台北及香港之50倍,也有利菲国本地「购优于租」之房贷业务开拓。

故菲国未来房产价格大幅下调机率甚低、房贷市场仍大有开拓空间。

惟蚂蚁雄兵式消金房贷业务不同于大宗趸售式企金,叙做条件要做到制式标准化,方可达普罗大众市场,广开市场案件源头。

目前亟需打通房贷业务任督二脉,即仲介佣金菲国为1%(多转嫁借户端负担)及预售合约之承诺契约(Deed of Undertaking)两关节,未来台资同业菲行消金业务才有可为。

仔细评估菲国房贷市场后,认为深耕后应有条件及机会成为东南亚下一个亮点国家。比较菲律宾与柬埔寨经营企金及消金之利基如〔表1〕。
 

 
菲律宾人口为柬国7倍、人均所得2倍、国民总产值13倍。

菲国纵然净利差报酬不及柬国,但授信违约率亦较低,以风险报酬角度分析,仍属可加以开发经营消金房贷之新南向东协市场,从风险报酬角度分析,柬国市场较有利企金业务;然菲律宾市场就消金市场而言,因以更低之倒帐机率,虽较低之报酬也能得出相对较佳之风险报酬率而值得开拓。


 
降低建置成本 首年或有收益入帐

 
菲国分行经营模式为节约人事成本及因应数位化时代背景,尤其在新冠疫情后的新常态策略,拟将采用虚拟卫星支行模式、不同于柬国总分行之实体行星分支行模式。

待房贷户上百户后,寻找潜在客户自是环境时势所趋,届时台资同业菲行可研究菲央行规定外国银行于菲可申设最多4个据点(即1分行加3支行),或研究改制为子行模式等规定,于马尼拉都会区、克拉克自由港区、宿务市及达沃市最多集合住宅案件三大都会区及重点自贸区重新规划据点。

然每个新设据点将只设2至3员行销专才,负责带进3至5倍薪津业绩为雇用条件,并负责撰写案件推介等前台作业;然入帐及契约保管等中后台作业将集中于台资同业菲行总部处理,已达业务开拓及节约成本双重目的,估计投入建置成本大幅降低,并估算第一年就可有收益入帐。

因菲国管理外银系以子行方式全以汇入资本计算且需转换为披索,不仅授信及债券暴险采子行资本适足率(Capital Adequacy Ratio, CAR)严格监控,且须编制总行级之5年期之内部资本适足性评估程序报告(Internal Capital Adequacy Assessment Process, ICAAP),因此台资同业需思考将汇入资本运用效益极大化考量,既不能扩大资产倍数规模,就应想办法提高净利差,评估是走风险高而报酬低之企金路线,或风险低而报酬高之消金路线。

比较中信银及兆丰银菲律宾开拓史,就可知发展优势端倪,两行几乎同时于1995年进入菲国,依公告财报资讯,27年来兆丰银汇入资本34亿披索到目前38亿披索,仍处原地踏步仅小幅成长,扣除历年平均通膨4.7%,实质上仍处机会成本流失之ROE资本报酬率负数状态。

反观中信银菲子行,27年之资本累积自法定注入资本30亿披索到目前110余亿披索,已有长足回报,大幅增长近4倍。

中信银除专注企金业务外,另投银之债券财务操作,及消金信贷、房贷亦是其获利主要来源。另亦可参考在菲成功营运之May Bank擅长深耕此地消金之房贷及信贷等领域。


 
走出企金框架 业务范畴多角化

 
因此,目前已涌入菲国的8家国银必须思考走出局限性的企金业务框架,让业务范畴多角化,将消金银行业务之不动产抵押房贷业务,及投资银行之债券投资业务广泛纳入开展,以增加稳定利润来源并提高资本报酬率。并从短线年度经营策略中,运用加入菲央行不断强调之5年长期资本适足率于菲国银行经营长线战略及资本累积实践,并希冀台资同业能在企金中主导联贷议价及担保品主导权,并在消金房贷中合纵联盟,以集体力量打团体战,扩大市场纵深;并积极排除转型消金各项外部障碍及内部困难,仿效成功个案柬埔寨模式,拓展下一颗闪耀明星菲律宾消金房贷市场,在菲国金融市场驶出一片蓝海。
 

  ►►本文作者为兆丰商银专门委员、前澳洲分行总监暨雪梨分行经理、前马尼拉分行经理
 
〈更多文章内容请详:台湾银行家 [第149期]
探索更多精彩内容,请持续关注《台湾银行家》杂志 (http://service.tabf.org.tw/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