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哪一种运动才能真正对抗肌少症?
发表时间:2021-02-13

Photo by Sriyoga....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自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玛希....

乌俄战争启示录:现代金融世界的新战争型态

发表时间:2022-04-16 点阅:421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MOHD AZRIN on Unsplash
 
 
俄罗斯与乌克兰一战,看似离我们很遥远,然而这次西方国家透过金融制裁来打击俄罗斯,现代「金融战争」(Financial Warfar)正在发生。

因现今跨国金融网络越来越绵密,全球金融市场高度整合,金融战的威力比以往任何时刻都来得更强大。

 
「核弹级制裁」重袭俄国!货币成子弹 央行成金融战司令官
 
若是金融战被当作「新核武」用来惩罚国际坏蛋,那「货币」可能就会是子弹,而一个国家的央行可能就会是金融战的司令官,如同这次美国等针对俄罗斯祭出金融制裁,想要透过金融手段来削弱俄罗斯的战力,不过俄罗斯央行也立刻提高利率避免资金外逃,双方战术你来我往,但打金融战就跟一般战争一样,伤敌一千也会损己七百,而远在台湾的我们「也可能被流弹打到」。

传统的金融系统原本大多是处理本国货币利率存款和信贷,但在现代金融系统中,因跨国网络越来越绵密,全球金融市场已高度整合,因此如果有心要针对一国央行的制裁,可能就会引发汇率危机与银行挤兑,并瘫痪央行提供金融机构与市场流动性的能力,进而引爆全面性的金融崩溃,这种不见血的金融战超现实。

国际资金的流动性越来越频繁,因全球化贸易的交易变多,美元又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货币,因此国际资金流动大多是以美元来计价,而世界上的金融流动量有多大,一个可参考的指标,根据国际银行支付结算系统(Clearing House Interbank Payment System, CHIPS)的资料,每日国际间货币流动已经超过2.5兆美元。

观察到俄罗斯央行这几年似乎有预先做好战术沙盘推演,他们的策略是「去美元化」以及币别与存放地点多元化,及时提供所需的流动性,只不过目前看来许多欧美国家都加入金融制裁的行列,有志一同要打击俄罗斯,只剩下中国还未明确表态,仍有机会支援俄罗斯央行急需的流动性。

 
中立国也加入战局 创未有先例
 
由俄乌战争衍生的「金融战」发展至今,当中令人意外的情节是瑞士放弃中立原则、大力制裁俄罗斯,鉴于俄罗斯对欧洲主权国家进行史无前例的军事攻击,瑞士决定加入对俄国制裁行列,包括即时冻结俄罗斯总统普丁、外长拉夫罗夫等300多人及相关企业资产,禁止俄方利用瑞士金融系统规避制裁,同时与其他欧洲国家一起对俄国航机关闭领空。

瑞士总统卡西斯提到5个与普丁关系密切、同时与瑞士「有紧密经济联系」的俄国寡头富豪,宣布禁止他们入境。

不难想像这5人都是瑞士银行业「大户」,今遭到制裁,他们存放在瑞士的巨额资产恐怕有风险。

但卡西斯明言,瑞士准备为捍卫自由和民主付出代价,借此施加压力,希望促使克里姆林宫改变心意,下令俄军撤出乌克兰。

随着瑞士选择与民主阵线连成一线,过往擅长「美中两边不得罪」的新加坡,居然也「选边站」,看来「新金融战」格局俨然成形,在传统国际金融中心之中,似乎只剩下香港尚未参与制裁俄罗斯。

乌俄战争除了实体的地缘战争格局,金融业界观察,这场金融战也可能改写全球金融中心版图。

值得注意的是,东方阵营的富豪和官员们,向来私底下喜欢把资产配置到西方阵营市场,除了伦敦和纽约,亦喜爱瑞士及新加坡这些相对中立地区。

现在眼见俄罗斯政府及富豪受到严厉制裁,其海外财产遭冻结甚至充公,金融战若引火上身,富豪们担心财富会「烟消云散」,资产也将重新调度布局。

 
金融战不见血 但双方都将付出代价
 
美国与欧盟这次对俄罗斯祭出金融制裁,这样的金融战虽不见血,但与一般战争一样,伤敌一千也会自损七百,对欧盟来说,要投下这枚金融核弹并不好受。

原因在于俄罗斯是欧盟重要的贸易和投资伙伴,光是想要恢复受疫情重创的经济就不简单了,如今在天然气、石油等能源领域,欧盟更是仰赖俄罗斯的出口。

国际油价、天然气价格就接连飙升,其他包括小麦、玉米、钢铁等原物料商品导致欧盟内部通货膨胀严重,制裁的结果若无法小心处理对欧盟势必也有伤害。

另外,这次金融战对金融机构也有不少「折损」,因卢布汇率一度暴跌最多达7成,购买俄罗斯债权的金融机构都非常担忧对方不兑现,违约风险遽增,没想到俄罗斯总统普丁却又自行签署法令,说要用卢布偿还外国债权人,有购买俄罗斯债券的金融机构仍深感「流弹打到」,折损不少。

而经过这次金融战,金融机构未来承接业务,势必会更谨慎研究「地缘政治风险有多高」,也应检视手上现有的投资组合是否有高风险,以避免踩雷。

金融战争型态并不是全新的。

早在1956年,能掌握加萨走廊经济命脉的苏伊士运河爆发危机,埃及打算将其国有化,而英法联军登陆打算介入,当时美国为防止运河被夺走,总统艾森豪想向伦敦施压,要求取消这次袭击,但美国不能对北约盟国采取直接军事行动。

因此,艾森豪转向金融战,他命令财政部门在国际市场上倾销英镑,英镑瞬间贬值15%,而压低了英镑的价值,导致储备短缺,且无力支付进口费用。而此财务状况持续更长时间,会增加英国的通货膨胀,伦敦选择退出。

苏伊士运河危机让英国经济毁了大半,显见当时金融战的威力就不小。

而过往打击国际恐怖份子,比较常见的制裁是属于经济制裁,包括禁运、封锁物资等,避免将战略资源提供给敌人的方式,比较像是「地毯式轰炸」;相较现代金融战争是比传统经济制裁更精确,就像武器中的「精准打击」技术一样。

金融战争作为军事行动的补充或搭配策略,具有逐步升级(Escalation)的特性,而科技与大数据发展,让金融战争对敌方关键的人或机构可采取更为精确到位的打击。

要狙击恐怖组织,除了军事战,搭配上金融制裁,效果更佳,而这次看到美国、欧盟、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甚至瑞士等对俄罗斯祭出制裁,让其难以利用全球金融体系、信用证和贸易融资以及支付汇款系统,特别是国际银行支付结算系统、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或美国联邦储备清算系统(Fedwire)这一类的网络,但是用切断俄罗斯部分银行和SWIFT的关联,将会促进俄罗斯进一步寻找SWIFT系统替代方案的发展,恐会侵蚀由美元主导的全球金融体系,也担心俄罗斯可能会找上中国,中俄贸易以人民币卢布结算,这些战术运用都必须密切观察。

 
金融战衍生资安战 大数据打击更到位
 
恐怖份子也会想要利用金融战来攻打美国,许多人应该都对911自杀式撞击美国纽约世贸中心有深刻印象,这不仅是恐怖攻击,也是对美国金融系统的攻击。

因纽约是美国金融重镇,恐怖份子从攻击纽约来观察美国是否会发生金融恐慌,甚至想要破坏全球金融体系。

很多金融机构、电脑公司都在世贸大楼办公,911事件中因此遭受巨大的人员损失和财产设备损失,但没想到的是,许多公司都能在事件发生后48个小时内就恢复了营运。

美国金融机构之所以能够迅速恢复业务,是因过去世贸大楼曾经发生过一次爆炸事件,各公司都已建立备用、备源系统,早已预作防范,全球金融体系也迅速恢复运作。

不仅如此,现在的科技如此发达,金融战也可能衍生出资安战,美国还立法要求金融机构仔细监控他们的内部流程。

新巴塞尔资本协定,就要求银行储备资本加强所谓操作风险,因为当内部流程发生故障,很有可能是来自网路攻击或内部盗窃。

不可讳言,高科技确实能辅助金融战,可让武器更「精准打击」。利用社交网络的资料对比,可非常详细地了解某些组织的沟通和财务状况或者异常讯息,如金融交易、手机、电话、电子邮件和航空旅行,透过这些大数据的分析,在金融战争中可对敌方关键的人或机构采取更为精确到位的打击。

许多国家可能已知道经济战的打击手法,但经过这次金融战,应该会有更多国家想了解自己国家的金融脆弱性在哪儿?

该如何避免被攻击?

这需要国家级战略思维,跨部会去盘点,不只是国防部、情报部门,还有央行、财政部和金融监督部门都要一起串联来做整体性的思考。

世界网络错综复杂的连结,金融全球化市场的发展,加上高科技的研发,金融战俨然成为现代金融世界的新战争型态,不能小看金融战的威力,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大,甚至引发全面性的金融崩溃,身处大国角力的中心以及敌方强大的军事威胁的台湾,我们得研究重要性不输军事战争的金融战。


 
〈更多文章内容请详:台湾银行家 [第148期]
探索更多精彩内容,请持续关注《台湾银行家》杂志 (http://service.tabf.org.tw/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