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哪一种运动才能真正对抗肌少症?
发表时间:2021-02-13

Photo by Sriyoga....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自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玛希....

着眼购买「接近权」 Z世代引领未来企业新风潮

发表时间:2022-01-11 点阅:829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Marvin Meyer on Unsplash
 
虽然Z世代才刚开始工作赚钱,却是未来10至15年消费与投资主要生力军,这群人乐于小额投资,为草创阶段的新创公司提供资金,换取未来股权的一小部分。

若公司日后营运蒸蒸日上,这笔小额创投将可为天使投资新手带来可观收益。

低利率、游资丰等利多因素,推升投资热潮,让Z世代开始认真思考如何学习投资、参与资本市场交易。

这群年轻世代逐渐意识到资本的重要性,也发觉勤奋工作不再是财富成长的唯一方式,倒不如将同等努力和智慧投入到支配程度更高、拥有更多上涨空间的资本市场。

此外,美国法规松绑、科技发展和商业模式创新,也降低Z世代小资族投资门槛,使年轻散户能以小额资金参与新创公司的早期阶段,成为天使投资人。


 
Z世代天使投资人崛起

 
Z世代,泛指1996年至2016年之间出生的一代,从小与电脑为伍,在网路环境中长大,又被称为「数位原住民」(Digital Native)。

根据美国银行于2020年发表报告指出,Z世代将是「有史以来最具颠覆性的一代」;到了2031年,Z世代收入将超越千禧世代(1981年至1995年出生)。

随着Z世代崛起,有机会加速或改变消费及投资趋势。

这个世代中的20岁至25岁年轻人,虽然才刚开始工作赚钱,却是未来10年到15年消费与投资的主要生力军,对经济与金融市场将产生一定影响。

他们不但懂得学习为自己累积财富,也开始在投资理财领域中崭露头角。

Z世代的年轻族群中,有些已进入创投公司工作,有些还是大学生,却开始当起天使投资人,希望成为独角兽企业的早期股东,将来能在创投界留下深远的影响。

 



相较于创投、私募股权基金动辄上百万、上千万美元的大手笔资金,这些大学生的投资金额虽小,顶多只有2、3千美元。

但这笔小额投资能为草创阶段的新创公司提供资金,并换取未来股权的一小部分。

如果这些公司日后营运蒸蒸日上,甚至成功上市,这笔小额创投将可为天使投资新手带来可观的收益。

不过,对于这群Z世代投资者而言,天使投资不是为了致富,而是为了第一次参与创业经济。

「显然,每个人都希望获得回报,但大多数时候你都会赔钱。」

22岁创业家米尔斯(Dayton Mills)说,他已开始进行天使投资多年,大多数的天使投资是为了购买「接近权」,也就是可以更接近目标人脉,这可能比投资本身产生更大的效益。

究竟,年轻一代如何进行天使投资?以现年22岁的辛辛那提大学学生倪豪斯(Joe Niehaus)为例,他经由专为Z世代创投家、投资人及创业家而设立的Gen Z VCs Slack平台,得知一家罐头海产品牌Fishwife正在对外募资。

这家公司以合乎环保道德方式捕获渔产。

倪豪斯透过平台人员牵线,与Fishwife公司创办人联系,并拨打电话给对方。

 



双方通过电话后,倪豪斯虽因无法达到最低投入金额门槛而暂时作罢,但并未放弃。

他依然将此事放在心上,并利用假日努力赚钱,同时还针对此笔交易,寻求良师意见,最后与堂兄弟一起投资。

Z世代已成为许多新创公司的目标市场,新兴企业创办人和创投公司都希望与他们合作。

「Z世代的独特之处,在于具有创业精神、数位原生代、以价值观为中心,而且我们不接受现状!」24岁的Z世代创投公司(Gen Z VCs)创办人洛伊斯特(Meagan Loyst)说。

「我认为,创投为我们提供了一种观察所有事物的方式。正因如此,你可以看到有那么多Z世代参与其中。」

 

 
SEC放宽股权群众募资标准
 
以往,私募市场的进入门槛很高,只有少数的矽谷创投家和拥有人脉网络的矽谷天使投资人能参与这场财富游戏。

不过,近期监管法规变革,扩大了有资格参与者的范围。

从历史上来看,由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设定的财富要求,天使投资一直不适合年轻人。

尽管任何人都可以购买上市公司股票,但因对私募市场的投资风险更大、投机性更强,致使SEC监管更加严格。

自1930年代以来,要成为SEC认定的合格投资者,个人独自拥有或与配偶共有的净资产,至少要100万美元以上,且不含名下持有主要房产价值;或是个人年收入超过20万美元,抑或是夫妻双方年收入逾30万美元,才有资格进行天使投资。

大多数美国人,当然也包括年轻人,都是被拒之门外。

 


不过,近来监管变革,让天使投资变得更容易上手。

2016年,SEC制定新规则,允许新创公司透过股权群众募资(Equity Crowdfunding)管道,筹措更多资金,并从不符合合格投资者定义的人中收取小额支票。

2020年8月,SEC修改规定,放宽了对合格投资者的要求,允许「了解私募市场」的人可以成为天使投资人。

也就是说,即使不符合SEC的财富要求,但只要通过Series65考试,证明具有专业财务知识和经验,即可被视为合格投资者,参与天使投资。

2020年11月,SEC宣布放宽股权群募标准,让新创公司可透过监管群募(Regulation Crowdfunding),筹集更多资金;一间公司一年的监管群募限额,从原本107万美元提高至500万美元,增加了近5倍。

这意味着个人投资者将获得更多直接投资机会。

许多新兴网路科技公司纷纷对自家会员、使用者或开发商,提供股权投资机会,也成功募得更多营运资金。

SEC对监管群募限额的新规定,于2021年3月26日生效。

创作者平台Gumroad创办人拉文吉亚(Sahil Lavingia)立即受惠,在短短12小时内从8,962位投资人募集到500万美元;其中,有2,000多位是该平台的创作者,而这一轮股权群募平均投资额是每人500美元。


 
各种个人化投资平台兴起

 
自SEC松绑股权群募规定以来,各种个人化投资平台纷纷涌现,以促进创业投资民主化,让天使投资新手可参与新创公司草创阶段。

例如新世代课程平台Maven将种子轮股份开放给大众申购;瞄准Z世代的交友约会软体Snack,也将5万美元的种子轮股份开放给Z世代投资人。

还有新创Stonks把握此趋势,标榜为Twitch、Kickstarter和Shark Tank(美国知名创业实境秀)的综合体,用户可观看新创的募资简报直播,决定是否要投资入股。

事实上,Z世代对天使投资主要有三大需求,包括希望投资平台具透明度、简单易用,随时看到新闻和个人化投资建议,以及投资门槛较低,只要1、2万美元即可投资。

许多志同道合的年轻人会聚集在TikTok和Twitter上,讨论天使投资和创业所带来的宝贵人脉与资讯交流,并善用Slack、Clubhouse等社群媒体,建立网络,与其他年轻投资者分享想法和相互支持。

例如Gen Z VCs Slack平台,自2020年11月成立以来,会员人数增至1万名,其中不乏青少年。

AngelList则是另一个将新创公司与投资者相匹配的平台。

2021年5月,Snack在ngelList平台上推出了名为「Z世代联盟」(Gen Z Syndicate)的融资专案,将5万美元的种子轮股份开放给Z世代投资人。

Snack创办人卡普兰(Kim Kaplan)虽已从传统创投公司募得资金,但她认为让年轻投资者参与也很重要,因为这让她可以直接接触目标用户。

现年24岁的投资者斯莫瑟斯(John Smothers)指出,由于采用联盟融资专案、滚动式基金和AngelList平台等新投资方式,不仅降低投资门槛,也有助于揭开天使投资世界的神祕面纱。

过去,一般印象是必须开出至少25,000美元支票给新创公司,才能进行天使投资。

如今,透过AngelList之类平台或认识新创公司创办人,即有机会以小额支票进行天使投资,让私募投资不再是富人的游戏。


 
用投资改变世界

 
天使投资存在不小风险,大多数投资都无回报,犹如买乐透彩券。

但对许多Z世代投资者来说,天使投资并非为了致富,而是为了表达他们的意见,更是一种倡议和影响未来的方式。

根据麦肯锡(McKinsey & Company)研究指出,Z世代会选择对品牌及消费者有意义的特定主题,企业及合作伙伴的行为都必须符合Z世代的理想,取得他们的道德认同。

换句话说,Z世代在投资布局上,倾向重视永续发展、环境保护、社会责任等议题,希望个人获利之际,同时也能改变未来。

 


现年21岁的柏罗维奇(Gadi Borovich)已透过WeFunder平台,进行约30次天使投资,选取的对象大多是他认为会改变世界的想法。

例如一家为发展中国家学生提供网路服务的新创公司,以及一家开发肠道微生物疗法的企业。

他认为,即使投资金额不大,但能让他参与创业经济,并表明他想要的未来生活样貌。

专为Z世代提供金融服务的新创公司Hax创办人森席尔(Karthik Senthil)观察,年轻人更倾向于透过投资来表达立场,尤其是Z世代更加青睐于支持创作者经济的电商平台Etsy及简化股票交易程序的Robinhood。

洛伊斯特则指出,创作者经济、教育科技、社交游戏及数位健康,都是Z世代投资者看好的产业,「创业和投资门槛从未如此之低,我们这一代人非常清楚自己拥有的机会!」

 

〈更多文章内容请详:台湾银行家 [第145期]
探索更多精彩内容,请持续关注《台湾银行家》杂志 (http://service.tabf.org.tw/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