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哪一种运动才能真正对抗肌少症?
发表时间:2021-02-13

Photo by Sriyoga....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自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玛希....

叩门CPTPP 需要勇气、更需要实力

发表时间:2021-11-08 点阅:1667
Responsive image

摄影师:fauxels,连结:Pexels
 
经过10多年的准备,今年9月,台湾正式申请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TPP)。

此项申请案,与中国递件相隔6天,后续将依程序,希望能在新成员入会的准驳会议中取得全数会员国同意,顺利加入此一重要经贸合作组织。

此举,不仅标志著台湾不愿受限于国际外交局势困难,而被脱钩于国际经贸体系之外;更展现出台湾将勇敢寻求跨入全球下阶段高质量区域经贸整合的决心,来为台湾本身以及世界经贸发展,扮演起台湾应有的国际角色。

以经贸发展见长的台湾,在过去20多年中,笼罩于中国快速成长的国际影响力阴影下,在国际经贸合作机构中遭受无理排除与对待,而不论是世界贸易组织(WTO),或者其他少数还保有席位的亚洲开发银行(ADB)、亚太经济合作会议(APEC)等,台湾所用的名称与权利也都是受到偏差性的待遇,更遑论一些具备主权地位意涵的联合国周边机构,如国际货币基金(IMF)、世界银行(WB)等,台湾更是直接被排除在外,不能参与讨论贡献。

这样的国际经贸组织架构,让拥有庞大经贸数额以及生产能量的台湾,仿佛于外太空飘浮,存在于地球经济之外。

更令人忧心的,在这样被边缘化的发展经验中,对照韩国、新加坡等经济体,国人在部分财经政策的考量上,却显露出国际经贸组织边缘人的行为氛围,仿佛已经习惯于存在感的消失,慢慢不再有争取经贸平等对待的雄心壮志。

于是,对于此次CPTPP的申请,部分舆论面对中国的抢先申请,就丧气地放弃抱持台湾优质先行加入的希望。

或许,这次的CPTPP申请,是有可能会重演30多年前,北京对于台湾不能先于中国加入WTO的蛮横要求再次出现,更何况这些年中国的影响力已大幅攀升。

只是,国际情势的风向也已有所改变,除了世界各国对于中国经济崛起与意识型态差异有更清楚的认知外,台湾在过去几年来与国际的友情交往,以及对于民主体制的共同追求,也让台湾在周边国家的认同感有所提升。

特别是在疫情中努力帮助世界,也得到友情回应的台湾。这次,当台湾勇敢地举起手叩门CPTPP时,我们已经听到日本、澳洲来自门内的温情回应,或许假以时日,我们终将有机会领先敲开CPTPP的欢迎大门。

以金融业为例,正如金管会主委黄天牧在立院备询台上表示:「CPTPP对金融服务业的要求,与金管会现在的法规几乎没有差距。」

显见我国的法令环境,早已有迎接与国际进一步整合的实力,而这是目前中国仍未能达到的标准。

而我国金融业若能借由此次CPTPP的参与,帮助各金融机构在国际化资产管理、新南向等业务面上,发挥资金优势,扩大经营市场规模,将是我们最大的期望。

「台湾自己不能成为台湾申请入会的绊脚石」,跨党派的共同加入愿望,不应该受到少数非科学、非理性的无谓牵绊。

整个国际经贸合作的思维是「Give and Take」,也就是「折衷妥协、互相让步」。

所以,一些谈判上的开放与让步,不应视为失败的退让。

因为,我们绝对有实力在民主体制下,提升受冲击产业的竞争力;也有实力让台湾不必靠打压别人的发展机会,就与其他经济体创造出更多、更好的商机。

在此次难得的国际契机中,让台湾以经贸实力真心出击,助力于国际友谊,拓展出属于台湾的合理经贸发展空间。

►►本文作者为台湾金融研训院院长  、《台湾银行家》杂志总编辑


〈更多文章内容请详:台湾银行家 [第143期]
探索更多精彩内容,请持续关注《台湾银行家》杂志 (http://service.tabf.org.tw/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