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哪一种运动才能真正对抗肌少症?
发表时间:2021-02-13

Photo by Sriyoga....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自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玛希....

可借镜南韩三大业者作法

发表时间:2021-06-07 点阅:6508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Ulvi Safari on Unsplash

台湾刚开始尝试纯网银,很值得拿南韩的经验来参考。严格监理相当重要,但同时也要给纯网银持续成长的空间,借此提升整个金融业的品质,让消费者、资本市场以及感受到压力的传统银行,都和纯网银一起成长获益。

南韩只有3家纯网银,但对于该国金融服务业的影响力都很大。虽然南韩银行业很发达,但传统银行在数位转型上不太熟练,常无法满足信用评等最高客户的需求。所以Kakao Bank、K bank、Toss这3家纯网银抓准了机会,它们不仅撼动了市场,更成为整个金融产业的好榜样。


 
政府严格监管数位金融业者



南韩的监理机构一直很谨慎,对数位金融业者提出的资本门槛与所有权门槛相当严格,它们和台湾一样,不希望任何一家数位借贷机构的大半股权,握在那些对金融领域还不熟练的科技巨头手里。像是最成功的数位借贷机构Kakao Bank,就由一个超过13名股东组成的财团所持有,Kakao的母公司Kakao Corp握有大约32%的股份,第二大股东则是当地的资产管理公司,韩国投资信托运用株式会社(Kore a Investment Value Asset Management),握有27%股份。K bank的状况也类似,金融服务部门由该公司前三大股东:BC Card、Woori Bank、NH Investment & Securities掌握。

另一方面,南韩的金融监督委员会(Financial Services Commission)也一直积极鼓励发展金融科技,除了一边注意相关风险,一边试图善加利用金融科技的强项。南韩在运用金融科技的纯网银趋势中走得非常前面,2017年核发了Kakao Bank和K bank的牌照,比香港(2019年)、台湾(2019年)、新加坡(2020年)还早。南韩第三家纯网银Toss在2019年12月获发初步牌照,2021年2月申请了纯网银牌照。

南韩金融监督委员会在官网上表示,「政府在以科技创新推动经济成长的过程中,金融科技是相当关键的角色。崭新的金融服务方式,不仅改善了南韩的消费者体验,更推动了金融业进一步的创新与竞争。」

而且这不只是漂亮的口号而已。Kakao和Toss都开发了时髦的应用程式,将一系列金融服务统合起来让客户使用。武汉肺炎加速了世界各地金融业的数位化,南韩当然也不例外;但该国线上银行的崛起,主要却不是因为疫情,而是因为网路速度领先全球(大约是全球平均速度的3倍),以及智慧型手机普及率高达95%,用网路办理业务既方便又优质。


 
Kakao Bank 投资产品深受年轻人喜爱

 
Kakao推出的投资产品非常成功。该公司为了进军业界,于2020年2月收购了Baro Investment & Securities公司60%的股份,不久之后推出了数位代理平台Kakao Pay Securities,成为南韩最早出现的该类服务之一。而一项针对年轻族群的商品,让使用者可以把剩余资金存起来买ETF,也成为该公司最受欢迎的商品之一。

Kakao Pay Securities的发言人对《韩国时报》(The Korea Times)表示,该平台的「好用度、连通性、高科技」足以让投资新手或资产较少的人「轻松进入金融市场,即使资金较少也能购买各种金融商品,进而获利」。


Toss银行将推证券服务

 
至于Toss银行,则已经开发出支付、金融仪表板、信用评分管理等大约40种服务。该行最近拿到了证券经纪商许可证照,打算在今年推出证券服务Toss Securities,瞄准20至30几岁的客户,这些人在该行的1,800万名客户中约占1,000万。

Toss Securities执行长Park Jae-min在声明中表示,「我们设计了自己的行动交易平台,并以新手投资者的角度整理各项主要服务。Toss Securities将成为他们投资的新选择。」此外,Toss一旦拿到纯网银许可,就还能从事存放款业务。

该公司认为,南韩的中等利率贷款市场隐含一个巨大的商机,如果能够整理客户的资料,就能压低次级信贷的延迟还款率,它们也计画在分析客户资料之后,向客户推荐一整套由银行、保险、证券公司提供的客制化服务。

Toss母公司Viva Republica的创始人之一兼执行长SG Lee在声明中表示,「我们正在打造一款超强的金融应用程式,彻底革新消费金融的每个层面。」


 
K bank 虚拟货币交易吸引客户目光


K bank的资本较小,所以路线和Kakao和Toss略有不同。2019年,它因为不符合数位借贷机构所需的资本门槛,而暂停了大部分服务,但其主因是当时的一个大股东违反了反垄断规定,而非公司的商业模式有什么问题。

后来K bank募到够多资金之后重新恢复营运,并试图用虚拟货币交易来快速吸引客户,根据它在2020年6月与虚拟货币交易所Upbit达成的协议,想和Upbit买虚拟货币的人都必须透过K bank购买。从2020年3月开始,南韩为了确保虚拟货币交易维持实名制,规定虚拟货币交易所都必须与挂牌的金融机构合作。

随着比特币一路狂飙,K bank的人气也水涨船高,今年初,它的存款在短短一个月内就增加7,500亿韩圜,一月底总额达到4.5兆韩圜(1,117亿元新台币),而且光是1月和2月就新增了92万个新客户。

在南韩的三家纯网银中,Kakao已经可以获利,Toss在2020年第2季达到收支平衡,K bank目前依然亏损;但照目前的成长速度,K bank可能很快就能达到收支平衡。这3家数位借贷机构的前景都不错。

Kakao Bank已经决定要公开上市,它在短短两年就让公司能够获利,在2020年的表现也很优秀,净利1,136亿韩圜(28.2亿元新台币),比前一年增加800%。韩国证券交易所表示,Kakao Bank在4月提出了IPO申请,IPO可能会在今年第3季进行。分析师估计,该公司估价大约会达10兆韩圜。

Kakao Bank的成功关键,在于它用了一种可永续的商业模式,不需要靠噱头来吸引客户;它全新的线上金融服务相当受到客户欢迎,而整个强大的Kakao系统则让它能轻松吸引客户。许多在Kakao开户的南韩人,最初都是从热门的通讯软体Kakao Talk认识这家银行,这个应用程式在南韩有4,500万人使用,约占全国人口的87%。

韩国元大证券(Yuanta Securities Korea)分析师Jeong Tae-joon在4月对路透社表示,「Kakao Bank应该能够在更不仰赖高利率商品吸引客户的情况下,达到目标存款规模……长期来说应该也会持续提高贷款市场的市占率。」

至于K bank,只要其数位货币战略成功,最早可能在2022年就能上市,虽然主打数位货币会有风险,但可能相当值得。2021年越来越像是数位货币崛起的转捩点:它在这一年终于跨入了主流金融业。


 
传统银行跃跃欲试推纯网银

 
在此同时,纯网银的成功也让南韩的传统银行打算推出自己的纯网银。南韩金融监督局(Financial Supervisory Service, FSS)的资料显示,该国10家银行集团的年度净利总额,在2020年为15.1兆韩圜,下降了0.8%。

《韩国先驱报》(The Korea Herald)报导,代表南韩商业银行的韩国银行公会(Korea Federation of Banks)最近收到KB、Shinhan、Hana、Woori、NH等该国多家最大银行集团的联合声明,表示只要监理机构同意,他们就会推出自己的纯网银。

这些传统银行在短期内可能很难跟数位新创银行竞争;但时间拉长之后,他们就会在逐渐增高的竞争压力下开始创新,改善服务品质。这对客户来说当然是一大福音。

台湾目前刚开始尝试纯网银,很值得拿南韩的经验来参考。严格监理相当重要,但同时也要给纯网银持续成长的空间,借此提升整个金融业的品质,让消费者、资本市场以及感受到压力的传统银行,都和纯网银一起成长获益。

虽然台湾目前银行数量过多,零售银行高达37家;但数位借贷机构带来的激烈竞争,可能会使银行加速整合,所以最后还是得让市场力量胜出。

►►本文作者为台湾金融研训院外籍特聘研究员;译者为刘维人

〈更多文章内容请详:台湾银行家 [第138期]
探索更多精彩内容,请持续关注《台湾银行家》杂志 (http://service.tabf.org.tw/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