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自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玛希....

掌握深度学习力,赢在入社起跑点
发表时间:2018-09-03

Photo/chuttersnaponU....

激增的愤恨与分裂可能主宰你的未来

发表时间:2021-02-17 点阅:168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Leon Bublitz on Unsplash

 

我既非美国人也不是欧洲人。我生活在美帝庇荫下的遥远地方。从这里,我有余裕对即将来临的风暴保持一定的情感抽离,当个观察者。

 

川普统治下的美国发生的事情,不是例行的政治递嬗,也不是以清晰一致的新政治理念为基础的革命。脱欧背后也没有一个清晰一致的政治理念。虽然力量很分散,但是从巴西、义大利到匈牙利,民粹与民族主义的崛起是对今日全球化的一场攻击,而其根源是整个工业化世界的中产阶级都深受其苦、且透过回声室效应不断重复放大的不公不义。

 

过度聚焦在美洲、欧洲、非洲或亚洲的人忽略了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的社会、文化与政治现象。正如一幅点描画作,这许多小点组合起来形成一个整体画面,描绘的是一场反抗。为数众多的人不愿再接受以全球化为经济、文化与普世的价值体系。这场反抗遍及全球,无人指挥,而且是流动的。它的重点在于拒斥现有的权力结构,而非建立新权力结构的种种细节。

 

对全球化的根本反对始于两个对立端:一端是无政府激进阵营,一端是基本教义宗教阵营。在日增的社会不安刺激下,激进与反动思想开始在中产阶级中兴起。这场反抗显现在英国脱离欧盟的决定、欧洲极端右派的崛起、基本教义主义的扩散,以及极端左派日益获得的支持,和对于富人与财富过度集中方兴未艾的不满。骑虎难下的政客只能努力顺势而为。

 

今天我们可以对最近数十年进行必要的回顾了,因为那是构成世界现状的政治与历史镶嵌画的一部分。

 

反抗者联盟是形形色色被全球化淘汰的人。有些人声称全球化、与之相连的自由价值,以及既由全球化孕育也滋养全球化的科技,危害了他们的生活、社群与他们深信的价值和理念。其他人则对承诺全球解决方案将为所有人带来繁荣,却同时与百分之一富人同伙合谋的政治阶层感到愤怒,有时甚至发起武装抗议。他们反抗,是因为有人告诉他们全球化会让世界变得扁平,也就是所有东西都摊在你面前,一切都立即可见,触手可及,你只需要伸手去拿。这当然是一个空洞的概念,因为国际经济不是建立在平等上,而是不平等上。

 

反抗者看到自己的孩子放弃自己的文化,而对于政治正确的要求日益扩散,使他们情有可原的感到挫折不满,却无处发声。他们起而反抗,是因为他们的安全、身份认同与生计都受到危害。

 

恐怖主义随时可能出击,移民想要自由前往各处,而雇主则无时不刻想着要将他们解雇。2020年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大流行,揭露了20世纪式政治的退化,和它在应对当代挑战上的无能,比如当一种新的病原体在高度连结的世界里散播时。领导者与政治体系习于展现出一切在掌控中,确定与安全的假象。

 

历史上,流行病一再粉碎这样的假象,也暴露出哪些统治者有魄力和能力,哪些软弱无能而危险。14世纪统治米兰的鲁吉诺.维斯孔蒂(Luchino Visconti)对爆发黑死病的家户实施隔离令,在第一波疫病期间拯救了许多生命。其他统治者则在子民死去时逃到他们的夏宫,有点像川普在新冠病毒肆虐时去打高尔夫球一样。美国诗人西奥多.罗特克(Theodore Roethke)写过「在黑暗的时刻,眼睛开始看见」。随着病毒散播,许多国家亦爆发广泛的示威抗议,这绝非巧合。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催化了对已裂解的世界秩序的反抗。

 

大量涌现的不满和激增的愤恨正在改变世界。针对国际贸易的抗议,或在另一层面上,针对普世价值的抗议,并不像媒体经常描绘的那样只是突发的仇恨与无知,或是一时的现象。对于西方社会移民增加的抗议,并不总是极端民族主义或爱国主义的宣传辞令。全球化改善了人类处境,但也摧毁了社群和生态系,种下反抗的种子。

 

►本文摘录自《反抗:当激进变成主流, 正在改写世界经济、政治、文化的反全球化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