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掌握深度学习力,赢在入社起跑点
发表时间:2018-09-03

文/Stella Huang,Photo....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文/Stella Huang ....

蔡依林:我不想只是谈情说爱

发表时间:2016-03-23 点阅:583
Responsive image

曾用力唱着《你还爱我吗》这样的苦情歌,为赞美和批评患得患失。现在的她,除了自信、深耕舞曲,更致力保护社会上所有的「不一样」。

蔡依林总是让人惊讶。

 

去年十二月,她出席在香港举办的韩国乐坛年度盛事Mnet亚洲音乐大奖(MAMA)。在领取最佳亚洲艺人奖之前,蔡依林一袭黑色深V劲装,在舞台上和九位来自洛杉矶的男舞者热唱主打歌《Play我呸》。她声线甜美但动作俐落,脸不红、气不喘就掀翻台下热情,同时也让一亿四千万收看线上直播的观众,感受到电音舞曲的征服魅力。美丽强悍的表演气势惊人,仿佛整个维多利亚港都不能使她退却。

 

忘我的最高境界

这场演出把蔡依林的歌手生涯推向另一个高峰。韩国完胜亚洲娱乐圈,谁能在韩流当道的场子上给台湾露脸,就像赢了棒球赛似地让人激动。

 

「其实我是抱着平常心去表演,但旁边的人都好像我是来参加奥运一样,大家都非常紧张,妆一直补、衣服一直调,哈哈哈。但其实如果是很high的表演,上台后会很忘我,下台后会忘记刚发生了什么事,」蔡依林听到《天下》问她参加MAMA的感想,忍不住笑出来。她说她现在已不会再为上台而紧张,能够开心地唱、享受表演的过程。

 

访问她身边的人、合作伙伴、乐评人、歌迷,所有的人都说蔡依林现在自信且自在,在情歌为主流的华语歌坛,硬是以舞曲闯出一片天;看她的演唱会、听她的专辑、问她问题,也的确是这个感觉。出道十七年、三十六岁的蔡依林,像是经历几次蜕变后终于确定了自己的姿态,不再为外界所惑,勇于相信执著的那个旋律。

 

这其实不是一件那么理所当然的事,尤其在淘洗快速的演艺圈。

 

蔡依林也是选秀出身,一九九八年参加MTV电视台举办的歌唱比赛,当年还是景美女中高三生的她,以玛丽亚凯莉、惠妮休斯顿的英文歌从三千名参赛者中拿下冠军,隔年进入辅大英文系,十九岁就出了首张专辑《Jolin 1019》。

 

那时唱片产业还如日中天,蔡依林以甜美唱腔、明亮外型,被打造成「少男杀手」,以平均一年一张专辑的速度,唱着《我知道你很难过》、《你还爱我吗》等经典情歌。但直到二○○三年的《看我72变》专辑,在包括周杰伦等几位大牌制作人的词曲变化下,以《布拉格广场》等歌,丰富了蔡依林的音乐个性,才算真正大红起来。

 

资深乐评人王祖寿曾在书中剖析蔡依林前十年音乐生涯的成功之处,玉女教主卡位战中,她是如何锻炼具有层次的声腔感情、认真搏命练习新舞。

 

当时的蔡依林,还在主流价值的框框里摸索,想要满足每一道题。「以前追求的,像是去参加考试,希望老师教给我的东西我完全不要出错。如果出了一点小状况,一下台就会哭,」蔡依林回想,那时整个人都太紧绷,只要一点点失序,就觉得崩溃。

 

「她因为有婴儿肥,所以一出道就很积极注意自己不能发胖,只吃过水的食物,练舞、拍MV都很努力,有点傻气,讲话笨笨的,」中子文化专案统筹陈宏宇,是当时蔡依林出道前三张专辑、带着她接下各种工作的环球唱片专案部经理,他形容那时的Jolin「有点努力过了头」,会让工作人员觉得心疼,「是公司力捧的新人,但所受到的赞美和批评,五五波(各半)。」

 

或许时间久远,几乎让人想不起当年舆论曾如何批评她的外型、她的歌艺或是她的恋情,只记得蔡依林曾以「地才」自居,能够挥动超过三尺的彩带,跳跃、侧身旋转、劈腿,无论是体操还是鞍马,每个舞蹈姿势都无懈可击。接受媒体采访的名言是「我不能忍受还没学好就放弃」、「我必须做到一百三十分才能让别人扣分」。

 

她像是把力气都花在和自己较劲,即使胜了都显得惶惶然。

 

「蔡依林的不认输,其实是有赌注成分,她不是从小学舞,身体的柔软度与强度最后能不能执行她想要的效果,是说不准的。但她还是拚命去做,即使可能会失败,也不肯走那些简单舞蹈手势就能让人记得的轻松道路,」资深音乐人熊儒贤观察,那些运用身体魅力展现的性感和妩媚,是蔡依林一次次诠释不同舞技时收获的进步。

 

○七年,她以《舞孃》拿下第十八届金曲奖最佳国语女歌手,至今仍被视为动感歌手空前绝后的胜利。还记得金曲奖庆祝二十五周年时,有媒体就以「他在十八岁那年爱了一回蔡依林,应该是至今最叛逆的事了」来打趣。

 

那年蔡依林得奖时致词说,「谢谢曾经很不看好我的人,谢谢你们给我很大的打击,让我一直很努力。」但那些台上倔强的话,并无法完全支持她,「体操选手也能拿金曲奖」之类的攻击,像是更猛烈的炮火,炸得她更加崩解。

 

「那时没有很大的自信心,别人一质疑,就好像也没办法说话大声了,觉得非常负面,觉得我也不想拿这个奖啊,」蔡依林说,现在可是「不给我,我都要拿!哈哈哈,心里看事情的角度,其实转折满大的。」

 

那时因为打从心里不肯定自己,她甚至会觉得别人投射在自己身上的眼光都是不好的。直到○九年,蔡依林终于因为又累又崩溃,想要退出歌坛。

 

没有人喜欢重复,她想做不一样的东西,但当时觉得自己被框住,愈来愈不喜欢自己,所以决定停下来,休息三个月,去加拿大上法文课。「其实是经纪人(葛福鸿)没有放弃我,她鼓励我继续,我也觉得休息后自己放松了些,就没想太多,」蔡依林在○九年和葛福鸿共同成立凌时差音乐制作公司,成为自己的老板,对自己的音乐路开始有了更多的挥洒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