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文/Stella Huang ....

掌握深度学习力,赢在入社起跑点
发表时间:2018-09-03

文/Stella Huang,Photo....

尊重自主权:扩大你的自主范围,同时不侵犯他人空间

发表时间:2020-06-17 点阅:171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Austin Distel on Unsplash

 

扩大你的自主空间

 

自主权的作用,主要在于左右决策的能力。许多人误以为,没有最终决策权就完全 使不上力。同样地,如果其他人没有决策权,我们也认为他们没有用处,不值得打交道。既然出现在会议上的低阶人员没有资格做决定,为什么要跟他谈判呢?当我们代表客户谈判,假如没有权力做最后决定,我们又何必跟对方开会呢?我们可能会担心别人认为我们 的想法薄弱无力,把我们当成「弱者」。

 

不要过度限制你的自主空间。就算没有决策权,仍然可以透过许多有效方法影响决策。你可以提出建议、在决策前提出其他方案,或举办联合脑力激荡,邀请大家集思广益。

 

一九七九年秋,美国驻德黑兰大使馆被攻占。绝大多数外交官和美方工作人员遭到挟持,长达数月之久。一九八○年春,时任总统卡特试图以直升机营救人质,最后无功而返。不久后,白宫法律顾问劳伊德.卡特勒(Lloyd Cutler)打电话给我,请我想想办法处理人质危机。卡特勒明白表示,我无权制定任何具有约束力的决定,另外,一天二十四小时我都可以透过白宫总机找到他。卡特勒明白,若由政府官员出面跟伊朗人商量解决办法,他的任何说法都会被视为白宫的真正意图,不论说什么,都会被解读成讨价还价,伊朗人肯定在此基础上要求更多。

 

身为一名大学教授,服务于一家非营利的小型民间组织,我完全没有包袱。我认为自己的使命,是设法提出双方都能接受的一套解决方案。

 

透过一位伊朗学生牵线,我跟当时伊斯兰共和党领袖贝赫什提长老(Ayatollah Beheshti)通上电话。贝赫什提的英文非常流利,而且显然对我略有所知,态度出奇 亲切。我们的对话大致如下:

 

罗杰:「伊朗的诉求是什么?你们希望得到什么?」

贝赫什提:「我告诉你我们不要什么。我们不要纽约法庭干涉我们的金融债权。」

罗杰:「那你希望由谁解决金融纠纷?伊朗法庭?」

贝赫什提:「那倒不是。交给海牙国际法庭仲裁如何?」

罗杰:「你觉得伊朗会接受仲裁结果吗?」

贝赫什提:「此刻,我承诺伊朗会接受海牙的仲裁。你能承诺美国也会照做吗?」

罗杰:「我说过,我没有任何权利代表美国政府做出承诺。不过,如果我们可以提出一套解决方法,我随时准备好向白宫进言。伊朗还希望得到什么?」

贝赫什提接着提出一连串议题,这些议题若是跟美国外交官讨论,双方免不了打官腔。不过,跟我谈论的过程中,潜藏在立场底下的真正诉求渐渐浮现出来。

贝赫什提:「必须终止经济制裁。」

罗杰:「哎呀,给我几个理由好向美国政府提议终止制裁。」贝赫什提:「首先,我们已经受到足够的惩罚。」

罗杰:「唉,卡特总统可以反驳说,惩罚是否『足够』并没有明确的标准。我需要更多论据。」

贝赫什提:「呃,继续进行制裁有可能危害整个区域的稳定。」

罗杰:「请解释这个论点。为什么会这样?」

贝赫什提:「你明知故问吧?你的政府难道不明白吗?」

罗杰:「我不清楚美国政府知道了什么,但我确实不明白。经济制裁为什么会危害区域稳定?」

贝赫什提:「为了进口及出口受到制裁的商品,商人必须对国境一边或两边的官员行贿。长此以往,我国与邻国政府都将逐渐丧失边境地区的控管。」

罗杰:「这是个好论点。再给我一个吧。」

贝赫什提:「让我想想。噢,假如美国政府没有在人质获释之前结束制裁,就永远找不到更好的借口了。」

罗杰:「我喜欢这个说法,我肯定会提出这个论点来说服白宫。」

 

罗杰明确表示,尽管他有机会接触白宫官员,却无权代替美国政府做出任何承诺。如此一来,罗杰的自主空间扩大了,他可以大胆探索诉求,提出一套可能的政治方案。罗杰可以畅所欲言,不必担心说的话被当成某种承诺,或被视为透露美国政府某种秘而不宣的立场。比起有权制定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决策,罗杰扮演非官方角色,更方便他催生协议的实质内容。同时,罗杰的非官方角色也让贝赫什提得以放轻松交谈,不必担心做出代表政府的承诺。

 

►►本文摘录自《哈佛法学院的情绪谈判课》

 

►►延伸阅读:

• 情绪强而有力,无所不在又难以掌控

• 不吝表达赏识:从他人的想法、感受或行动中发掘优点

• 扮演有意义的角色,并选择能带来成就感的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