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掌握深度学习力,赢在入社起跑点
发表时间:2018-09-03

文/Stella Huang,Photo....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文/Stella Huang ....

强化金融风险抵抗力 建构全民金融幸福

发表时间:2020-04-09 点阅:197
Responsive image

采访、撰文:傅清源、苏伟华

 

金融风险抵抗力就如同人体免疫力一般,每人强弱皆不同,若各国能预先量测其国民的金融风险抵抗力情况,掌握最实际的情势,将可让金融普惠相关的政策与行动更切合民众需求,提前强化抵御风险的能力,实现金融幸福生活。

 

随着武汉肺炎(亦称「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延烧,不但确诊与死亡人数迭创新高,经济动能更戛然而止,全球金融市场动荡幅度频创历史纪录,其冲击较金融海啸恐犹有过之。如同投资大师华伦˙巴菲特所说:「退潮时,就知道谁没穿裤子游泳。」(You only find out who is swimming naked when the tide goes out.)此时正可观察出各国对于此种系统风险抵抗力的高下。近来全球央行都忙着降息救市,但降息不会让病毒消失,也让人民更加担忧自己的退休金、资产大幅蒸发。台湾政府这次在疫情发生第一时间,就展现超前部署的防疫对待,从一开始被外界唱衰,到广获国际肯定,显现出面对风险或者疾病,与其事后以各种手段求治而不可得,建议事先强化自身抵抗力,才是抵御冲击的最佳武器。

 

普惠之前 应先有抵抗力

 

抵抗力(Resilience,或译「韧性」),最早是生态学提出来的观念,指的是人类面对负面冲击的耐受、适应与恢复能力,其后在金融海啸期间,逐渐被应用在经济与金融领域。相较于金融界琅琅上口的金融普惠(Financial Inclusion),金融风险抵抗力(Financial Resilience)是一个相对新的概念。金融普惠固然重要,但往往被批评于仅强调金融产品和服务的交付与可及性,却忽视了金融应该使民众在不利状况下有效发挥作用的能力养成;换句话说,金融服务的普及与易得,应该是以强化人民对抗风险的能力为基本前提,让受负面冲击,例如失业、车祸或急病等等的个人或家庭,能够筹措足够资金,运用金融服务而不被打倒且能重新站起来,如此才能让金融真正「普惠」,成为提升社会幸福的重要工具。

 

金融风险抵抗力就如同人体免疫力一般,每个人强弱皆不同,也应该有客观之衡量比较,因此就国家高度而言,量测其国民的金融风险抵抗力情况,辨识低抵抗力族群,了解其弱点或盲点,这种掌握情势的基本功,是已开发国家制定金融普惠相关政策与行动的先行依据。就家庭或个人层次而言,掌握自身金融风险抵抗力的情况与弱点,就好像了解自己的身体抵抗力状况一样重要,谁都不晓得自己明天会不会遇到风险冲击,唯有了解自己有多少能耐,才能提强补弱,预先准备。

 

近5成澳洲人有高财务压力

 

对于金融风险抵抗力的衡量,较具代表性者:有澳洲的金融风险抵抗力(Financial Resilience in Australia)评测、英国的金融生活调查(Financial Lives Survey)以及美国的金融耐受力(NFCS)(National Financial Capability Survey)。其中澳洲的金融风险抵抗力评测从2011年开始,由澳洲国民银行(NAB)与澳洲社会影响局(CSI)主导,了解不同族群的财务现况和资源分布状况,找出低风险抵抗力的人口特性,澳洲经验发现,除了低收入户,「金融风险抵抗力低」族群也需要关注,此族群各种资源皆不足,与破产的距离可能只有一次财务冲击;透过这个评测发现,虽全国经济有成长,人民生活看似好转,但陷入财务困境的国民却增多,最新的2018年调查显示,近50%成人有「严重」或「高度」财务压力,连支付生活费用都很辛苦;40%人民没办法从家人那里借到钱,60%连2,000澳币都没办法在一周内筹措到,而1/10的人完全没有存款。在信用方面,41%得跟银行借钱,更有75%觉得他们跟银行往来有困难,此结果颠覆了许多人对于先进国家人民金融生活的印象,因此澳洲将金融普惠重点从传统的关心金融服务可及性,自2015年起,转而注重金融风险抵抗力。

 

四百多万英国人面临财务困难

 

英国的金融生活调查是由金融行为监理总署(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 FCA)于2017年进行大规模金融消费者调查,这个调查非常庞大,问卷题目总数高达1,500题,大约13,000份有效问卷,分析各英国地区、各年龄层的成人财务状况,并剖析三大特质,包含潜在财务脆弱性、金融风险抵抗力以及理财能力,解决各年龄层的关键点,调查目的包含深入了解英国消费者金融服务需求与经验,进一步促进消费者保护,同时改善金融市场运作和企业运作方式。结果发现,在财务脆弱性方面,虽然英国金融普惠看似完备,仅有3%没有得到金融服务,但却有高达50%的成年人具有潜在的金融脆弱(financial vulnerability);此外,据估计,大约有超过3百万英国人深受高利率债务所苦,而处在财务困难情况下的英国人则有高达4百余万。

 

在金融风险抵抗力方面,将近50%人口退休后主要靠政府退休金维生,而没有任何私人退休金储备的国民有30%;将近60%的人民没有储蓄或仅有非常少的储蓄(低于5,000英镑),而70%国民没有任何投资。在财务自信与能力方面,仅有37%对自身财务有信心,而认为自身金融知识非常足够的也仅有18%。

 

 

 

美国弱势族群情况劣于金融海啸时期

 

如果对澳洲与英国这两个所谓先进经济体的调查结果觉得非常意外的话,那美国的调查结果恐怕也不遑多让:美国版的金融抵抗力测试称为金融耐受力(NFCS),是包含金融知识、资源、可及性、经验与习惯的综合评估。NFCS首次于2009年进行,每3年重复一次。2018年的最新研究显示,尽管美国的经济持续扩张,美国人的金融耐受力与信心却不见成长。此外,耐受力呈现两极化分歧扩大的迹象。千禧世代的年轻人、非裔美国人以及低收入族群的储蓄能力甚至比金融海啸时期还差。

 

超过一半的美国人认为自身的财务状况会使他们感到焦虑,尤其是年龄在18至34岁之间的年轻族群的压力水平最高(63%)。美国大学毕业生背负学贷是常态,这次调查有42%的学贷大学生付款有拖欠的情形。这跟美国大学学贷利率的上涨有关,直接增加学生还款的负担,以美国较普遍的「直接补贴贷学金」(Direct Unsubsidized Loans)为例,2017年7月,该贷款适用于大学生的利率从3.76%上涨到4.45%;2018至2019学期年涨到5.05%;2019至2020年(也就是当前这个学期)虽调降到4.53%,但研究生的利率还是高达6.08%。

 

 

台湾人的抵抗力地图应有完整描绘

 

由各国的调查可以发现,缺乏必要的技能来做出合理财务决策的后果正变得更加严峻,尤其此次武汉肺炎的启示,更证明美国NFCS报告的结论:当资源可能更加有限并且负面的金融事件(例如失业或收入急遽下降)更加频繁的发生时,对于许多人而言,不仅日常财务管理变得更加困难,而且将其弄错的风险也更高。因此金融风险抵抗力地图的描绘与分析,不管对于国家或个人,都具有相当重要的参考情报。

 

上述各国的研究发现均指出,要强化金融风险抵抗力,金融教育的量与质是重要关键,但教育要有效有品质,就不能只是泛泛宣导,应该针对受众的弱点做补强才能发挥真正效果。有鉴于此,台湾金融研训院接轨澳洲的调查设计,开发了本土化的金融风险抵抗力调查,并开放透过网路,免费提供社会大众了解金融风险抵抗力的线上评估,目的在于透过抵抗力的诊断,除协助民众找出自身财务弱点与盲区外,更可将金融知识教育的方向与内容更聚焦,真正让金融为人民所用,用金融追求自己的幸福。

 

〈更多文章内容请详:台湾银行家 [第124期]
探索更多精彩内容,请持续关注《台湾银行家》杂志 (http://service.tabf.org.tw/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