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掌握深度学习力,赢在入社起跑点
发表时间:2018-09-03

文/Stella Huang,Photo....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文/Stella Huang ....

街头实测金融风险抵抗力

发表时间:2020-04-16 点阅:235
Responsive image

采访、撰文:潘以泓、刘书甯 / Photo by Brooke Cagle on Unsplash

 

由台湾金融研训院接轨英、澳等国所开发的「金融风险抵抗力调查」,民众可透过免费网路受测,进一步了解自身的金融风险抵抗力评分,找出金融知识及财务等弱点,同时让金融知识教育的内容更加聚焦,协助民众获得财务自由与人生幸福;本期银行家邀请8位素人共同接受调查,完成4个不同构面分析后,将得出属于您的金融风险抵抗力得分,欢迎民众依照线上指示完成测验,本次问卷评分结果将分配如下:超低度介于1~25分、低度介于26~50分、中度介于51~75分、高度介于76~100分,赶快拿起手机扫描,测出你的专属金融风险抵抗力!

 

 

目前半工半读的Jane,平时白天担任公司秘书,晚上在私立大学进修,为了追求更漂亮的人生,Jane在17~18岁时已经跟同侪踏入微整形的行列,高中实习时就开始工作的Jane,把自己的收入投注在脸部的微整形,几年下来,在脸上所投注的费用累计高达10多万元,而最近一笔的借款就是透过信贷来做微整形,目前已经还款到最后两期,每期缴纳的费用约4,000多元。

 

Jane目前支出除了有夜间私校学费约7~8万元,加上一年微整形支出大约3万元,光靠每个月2万多元的工作收入,实际上根本入不敷出;因此在医美诊所的建议下,每次单笔2~3万元的微整形费用,她会透过信用卡分期搭配小额信贷来还款。

 

总的来说,每年光是学费及微整形的支出就占了Jane工作总收入的5成左右,扣掉生活基本开销,目前她根本无法有任何储蓄存款,更遑论投资及退休等等的项目。在金融风险抵抗力的受测项目上,不只金融知识与行为得分上偏低,主要还是因为Jane目前因为支出比例过重,侵蚀过多的收入,导致Jane对任何理财行为不感兴趣,整体表现上属于中度风险抵抗力。

 

 

今年37岁的小胖原本是工程人员,专门面对机器,在前两年转职到金融服务业,转而面对人群,然而,不管所面对的是机器或者是人群的工作,负债都没有远离他。目前他住在家里,背负将近50万元的信贷,以及4万多元的卡债,转至寿险业服务后,收入时好时坏,光是车子的支出就让他压力颇大。

 

小胖现在每个月的总支出在4万多元,但是金融服务业的收入不一定能让他每个月打平,因此他以信贷来周转。让他感觉负担最大的就是车子的支出,虽然车子是家里买的,但每年4.4万元的车位租金让他感觉压力颇大,由于他是业务性质工作,经常需要开车奔波,因此车子的保养及各项税金都是由小胖所支付,只要一谈到车子的支出,他就倍感压力。

 

整体来说,小胖在金融服务业的收入并不稳定,因此他仍维持了其他接单来增加收入,但并无法每个月都有固定接单,收入好时能够赚到4万多元,收入不好时,每个月支出与收入就无法打平,对于生活的压力感受极大,对于存钱他不敢想,只想能赶快还清信贷的负债,更遑论投资理财了。

 

 

在高雄就读行销传播管理研究所硕士班三年级的BO,今年24岁,虽然目前是学生,但打工与实习经验已相当丰富。同时,他也自食其力,靠自己的力量申请学生贷款,从大学就申请学贷的他,目前累积学贷金额接近50万元,之前靠著打工赚钱,每个月可以存下6,000元到1万元不等的积蓄,但在冠状病毒疫情来袭后,他的收入也顿时减少很多。

 

家住新北市的BO南下高雄求学,因为两个姐姐大学就使用学贷,因此排行老么的BO也依循惯例从大学就申请学贷,而硕士班因为是自己想读的,更是得如此。平日花费相当节省,家中会给8,000元生活费,因此打工的钱BO就存下来,去年2月至6月间,还全额自费到上海复旦大学当交换学生,总共花了15万,其中含申请奖学金约2万元。目前因为疫情的关系,打工收入变少,因此他花钱也变得谨慎许多。

 

考虑整体的收支状况,BO的学贷累积接近50万元,大学期间1年9万多元,4年累积下来38万元,硕士班1年2万多,因此累计的学贷金额接近50万元。学贷的利率相当低,不到1%,毕业开始工作后第一年还不用计息,目前BO仍在学,而学贷还款条件相当弹性,因此BO说,计画今年下半年从硕士班毕业后开始找工作,就可以逐步偿还学贷,迈向积极理债的人生。

 

 

年纪已超过50岁的徐阿姨,是人力派遣公司的清洁工,对于徐阿姨而言,由于女儿已经长大在中国大陆工作,剩下她和先生留在台湾,因此生活及开销相对单纯,一个月薪水23,500元,用不完就存起来,不过徐阿姨在心情不好的时候,特别喜欢透过购物来舒缓心情,她形容自己曾经是个「购物狂」,在心情不佳时,即使不需要的东西,也会买一堆,甚至,平常并不理财的徐阿姨,竟然身上唯一的一张寿险保单,都是从电视购物台看到而买的。

 

比起跟银行人员接触,电视购物台的理财资讯,对于徐阿姨而言更加平易近人,这是因为徐阿姨早年和银行往来时,曾有不愉快的经验,在20年前,徐阿姨曾办理银行的现金卡借钱,曾付到一个月利息3,000元,从此之后徐阿姨对于和银行往来敬谢不敏,也不愿意再吸收金融资讯。

 

徐阿姨可称得上是不折不扣的金融素人,在金融风险抵抗力上其实偏低,由于久未和金融业往来,如何弥补近20年来和金融业「失联」导致的资讯落差是挑战,特别是现在利率环境已和以前大不同,学习更多的金融知识,为自己累积财富、增加财务资源,对生活保障而言,比起只有存款,更有加分的作用。

 

 

快60岁的警卫张大哥目前单身,和90岁高龄的母亲同住且奉养母亲,张大哥同样也在早年被投资给「烫」到,当时他曾投资60万元的股票被套牢,从此之后再也不接触金融投资,期间也不乏银行业者接触张大哥,要他借钱或投资基金等商品,但张大哥一直不为所动,包括连保险都列为拒绝往来。

 

张大哥为了奉养母亲,单身的他也买了房子,由于兄长需要钱,因此张大哥的房子让兄长做抵押,另外兄长也为此负担一部分的房贷与家用,如此行之多年,使张大哥在不靠投资商品下,省吃俭用一个月仍能存上1万元。物质欲望淡薄的张大哥,接下来唯一的心愿就是好好照顾母亲,并在他退休之后,把存款投入公益,特别是参与长照,对此张大哥在受访时透露,其实早在民国70几年,当时就曾经因缘际会,在医院做了长达1年的看护,并且在恩光看护中心接受1年的专业训练,在长照方面,可说已具有十八般武艺,也有投入的热忱。

 

但有趣的是,张大哥之所以不愿意买保单,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单身,在他的印象里,保险都是要「人死了才能领到钱」,至于长照险这类新种,在需要看护的阶段就能领到给付的保险,张大哥则是从未听闻,这使他虽然有志投入长照,但并不认识与长照相关的保险。

 

张大哥其实不算完全的金融素人,至少他还有办房贷,早年也投资股票,但由于这几年市场环境变化快,保险等金融商品选项越来越多;整体而言,受测后发现金融知识与行为及经济资源的分数偏低,若能强化弱点,将有助于提升自身的金融风险抵抗力。

 

 

警卫小陈是人力派遣公司的保全人员,一个月的月薪大约3万多,和太太刚结婚没多久,小陈的太太是一位小店主,员工并不多,但有独当一面的能力,因此小陈基于对太太各方面的信任,包括理财,每个月的薪水扣除少量的基本餐费等开销之外,全部都交给太太打理。

 

小陈的太太大约比他年轻10岁,是7年级生,因工作关系,常有银行人员上门接洽理财。至于除了太太之外,自己会不会也想了解一些金融知识?小陈颇乐天知命地说,太太比自己聪明,一切交给太太安排就好,他现阶段不会想再去了解其他的金融领域相关知识。

 

小陈可说是不折不扣的金融素人,本身完全没有接触金融商品的经验,虽然小陈完全信赖太太的理财,但毕竟每个人在生活中都不免碰到需要靠足够的金融知识来研判,包括防范诈骗等场景,由受测分数显示,小陈在金融知识与行为构面上偏低,还是要多一些自己出马学习的动力。至于在经济资源上,小陈花用相当省,也无许多人所面临的「理债」问题,但是除了把钱交给太太之外,最好夫妻两人还是能养成一起「记帐」的习惯,以便把资源做更好的配置运用。

 

 

越南新住民Ha Thi Le Hang有一位在国内研究机构任职的先生,现在Ha Thi Le Hang刚来台没多久,由于先生工作稳定,再加上Ha Thi Le Hang还不熟悉台湾的生活环境,因此暂时会先靠先生的「单薪」来维持整个家庭的开销、收入。

 

而先生和Ha Thi Le Hang是否会想再多接触一些金融商品,以增加薪水之外的其他收入来源?对此小夫妻两人有志一同地说,暂时没有这样的需求,最主要因为单薪,也许每个月已不会有存款的空间了,因此,在没有闲置剩余的资金之下,也无法做其他理财的规划。

 

尽管单薪家庭一开始要存款的确不容易,但是倘若Ha Thi Le Hang多学习一些台湾市场的金融知识及商品,多学习与认识之后,未来Ha Thi Le Hang也在台湾就业了,当投资机会来时,就不会流失,也能有所发挥,可为小夫妻两人累积更多的财富,毕竟在全球掀起降息潮,且台湾央行也跟着降息之时,光是靠定存收益的确不够。

 

此外,Ha Thi Le Hang不妨在台湾开始建立自己的人际网络,广交好朋友,建立自己的人脉资源,作为接收讯息的管道,也许可借此作为接收金融资讯的触媒,打开自身的金融知识网络。

 

 

今年37岁的Vincent自己开设了两家公司,从事新创产业的他,曾经有过创业失败的历程,因此,从挫败中成长的他在金钱规划上也会特别留意风险,不论是公司或是个人的现金流量,他都会预留3个月的缓冲期,以防公司或整体大环境有所变化,他能有3个月的应变期。

 

Vincent两家公司共有150名员工,他自认为属于保守型的投资属性,只要是他所不懂的金融领域,便不敢贸然躁进。目前他的现金流安排上,除了每个月缴交房贷8万多元之外,还有每个月定期定额6,000~10,000元之间买基金,以及持有美元货币。另外,他近2至3年因为电话行销而陆续买了6份保单,每张4千多元,总计在保险上每个月也得支出3至4万元,略微偏高。在金融投资的操作上,Vincent每天都会关心美元汇率,做适度的调整,而且也会每天看两家公司的帐,关切金流状况。

 

Vincent每个月个人的支出大约在20万元上下,他也提到他预留3个月的现金支出,这部分大概60至70万元,给自己一个转圜空间,这部分的金流管理观念是正向的。但保险部分占比偏高,保单数量过多,属于捧场型消费行为,是可以再调整的部分。整体来说,Vincent的收入高,对金融投资工具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及参与,也会考量理财、退休规划,风险抵抗力是属于较好的,但对于金融知识仍有加强空间。

 

〈更多文章内容请详:台湾银行家 [第124期]
探索更多精彩内容,请持续关注《台湾银行家》杂志 (http://service.tabf.org.tw/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