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掌握深度学习力,赢在入社起跑点
发表时间:2018-09-03

文/Stella Huang,Photo....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文/Stella Huang ....

黑天鹅来了!武汉肺炎肆虐 中国产业浮现断链危机

发表时间:2020-03-18 点阅:301
Responsive image

撰文:黄文哲

 

武汉肺炎疫情未见减缓,除了极少数受利的产业,如口罩、生鲜配送之外,考量整体投资环境可谓有百害而无一利,因此,仍在不断上演的全球动荡源、风险点及中国的预案等,将成为接下来观察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状况的重点。

 

2020年2月11日,福建省一个仍未出现武汉肺炎确诊案例的沿海县城,县民紧张的看着智慧型手机萤幕里湖北人主演的影片,20天下来,县民共识是:不论贫富,只要一染上武汉肺炎,就会像影片里的湖北人一样要被隔离起来,下一步须面临无法估算的后续成本。

 

宅在家「共体时艰」

 

交通方面,不知是1月23日小年夜后的哪一天开始,中低收入县民去厦门搭乘的长途大巴士和县内农村巴士网悄悄停止营运,高速公路收费站旁停满一排各省货车,司机早已不知去向,谣传那些外省司机被隔离在县城某个老旧宾馆里。邻县公路隔界处虽然没有出现湖北周围各省的挖路筑墙闹剧,但也火速设立了岗哨,对每一部跨县车进行登记盘查。「14+14」是县里忽然冒出的热门话题,最近一所能进行检测的三甲医院(注1)远在90公里外的地级市(中国的行政区划分名称),基层官员学到最简单的检测法就是隔离了!如果开车进入邻县,代价就是被对方先隔离14天,完成任务后回到老家再隔离14天。动车(高速铁路)交通方面减班后仍维持运作,县政府派人到车站驻点,对每一个下车客人进行盘查,通过的照规定进行14天隔离,遇到来路不明的外来人士,就直接强制送上下一班车了。

 

县民日常生活采自发性的自我隔离,县城里只剩几家超市和饮料店能维持营运,不得群聚聊天,只能外送或自取。保安已在各小区门口以及小巷口设岗哨量体温,并要求填写外出目的,宅居生活倚重的电商购物仍维持运作,不知不觉中送货速度减缓,运费也变贵了,原因是担负电商物流重责的民营快递公司「四通一达」(注2)必须遵守前述「14+14」规则,无法担负跨省县业务,只剩2019年收编国营的顺丰快递担负全国的电商配送,民众在此非常时刻就须「共体时艰」。

 

在中国大陆常看到县委书记为整顿市容等民生目的,发起「大干60天」的短期运动,据观察,除了留下华丽的新闻稿之外,往往虎头蛇尾,上级立意没问题,底层的小民却无法感受切身利益何在。但这次武汉肺炎事件直击县民的敏感神经,民间说法是「三座大山」,指教育、房贷、医疗是一般家庭最沉重的三项负担,相对于前两项例行性质,县民对高收费的「医疗」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日常小毛病以成药优先,「医疗」对多数人是从未出现的黑天鹅成本,再怎么健康的身体,一旦感染传说中的肺炎,衍生代价可能一夕拖垮自己和家庭。1月23日起,这种恐惧驱使基层民众发起一场半自发性质的运动,只用了十几天,将气氛轻松的县城转为难以想像的半军事管制城堡,看着央视新闻公布的「全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人数已稍有下降,福建省从1月28日最高峰的一天26人下降到2月11日的5人,仍然保持零确诊案例的县民总算松了一口气。

 

「人民战争」达高峰后转降

 

央视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每半天就要发布一次新闻,除了湖北省之外的「确诊病例」数据,在2月5日之后开始呈现缓降趋势,国务院提出2月10日复工计画,唤起了地方官员下一个难题:以前述的福建县城为例,县城旁以雨伞加工为主的工业区雇用数百名江西人为主的外省工人,距离县城30公里的国家级石化产业基地更雇用数百名来自华北各省的中阶主管和长驻周边厂商。他们多数因春节离开岗位,担负第一线风险的地方官员要不要让他们回到零确诊数的城堡里?闷在家里已超过半个月的县民同样也期待又怕受伤害,只希望如央视钟南山院士所预测:这场习主席所称的「人民战争」会在2月下旬达到高峰后开始下降,让大家安全回到工作岗位上。

 

2月11日国务院记者会,提出除湖北外的各省(区、市)正在逐步复工生产,特别是关键医疗物资、能源、粮食、交通物流等重点领域企业均已陆续开工,据2月10日全国22个重点省份的最新资料显示,口罩企业的复工率已经超过76%,防护服企业的复工率为77%,全国重点监测的粮食生产、加工企业复工率为94.6%,煤矿复产率57.8%,电力、天然气和成品油供应充足,民航、铁路、水运运输网络正常运营。

 

面临「人不畅其才,货不畅其流」窘境

 

国务院提出的高复工产业多属重点大型国企,具有「从摇篮到坟墓」的厂区集中性质,受这次武汉肺炎的影响较低。与近30年带动中国经济成长的企业性质完全不同,地点从初期长三角、珠三角经「腾笼换鸟」政策转进到新兴的重庆、郑州、武汉等地。近几年的代表性大公司,如富士康、华为、大众汽车、比亚迪,性质上都属于具有群聚效应的下游组装厂,总公司跟周边的零件厂商、测试厂商、耗用材料厂商、维修厂商、运输厂商、周边服务业构成绵密的海陆空物流网、资讯网、人才网,1月23日起无数类似福建县城的案例迅雷不及掩耳地破坏了各大厂的周边网络,地方官员接获国务院开工命令时,却面临「人不畅其才,货不畅其流」的窘境。

 

回溯这次武汉肺炎事件,各地工厂停工的原因,并非不可预知的大型天灾或工安意外事件,而是例行性春假停工,重新开工不需要再经过专业环安卫评单位同意,工厂负责人和对应级别地方政府取得共识即可复工,国务院的记者会只具有宣示性质,真正的决定权在各级地方政府与厂商协调后的决议,随着前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统计数据的缓降,各级政府虽然无法在2月10日前复工,均已着手一步一步排除复工所需的障碍。

 

返回工作地恐诱发群聚交叉感染

 

对国务院发改委以及各级政府而言,接下来将是一场高风险的赛局,截至目前为止,各地仍未对复工时间出现稍具共识说法,最大隐忧是工人回到工作车间可能诱发第二只黑天鹅「群聚交叉感染」的出现。假设各地已从第一波的防疫期间学到应对经验,在避免交叉感染的前提下将伤害降到最低,预测未来剧本如下:各级政府将会以有限资源优先协助重点产业排除复工所需的人流、物流、金流障碍。以前述的福建县城为例,国家级的石化产业基地里的省营石化厂已开始对滞留各省员工发布命令要求回到岗位,这家省政府持股的公司可以跳过县级政府命令自行安排隔离计画,同时也运用省级政府力量排除现有物流障碍,提供金融疏通措施,甚至协助上游关键零件厂商到位以利复工。依此类推,地级市、县级政府也根据自订发展计画,以有限资源优先协助口袋里的重点产业,值得注意的是,地方政府已在2018年随着「国地税合一」失去了最重要资源项目「地税减免」,在上述省市县各级政府层层运作的剧本之下,即使躲过了第二只黑天鹅,可预见的效应就是非重点产业没有政经关系、又不具竞争力的小型民营企业将面临更严酷的经营环境,甚至遭到基层官员以防疫安全为由进行敲诈,在不发生政治变局的前提下,总体局面更接近习近平所推动的「国进民退」。

 

这次武汉肺炎疫情,除了极少数受利的产业,如口罩、生鲜配送之外,考量整体投资环境可谓百害无一利,2003年SARS发生在加入WTO后的经济高成长期,2019年已今非昔比,中国政府忙于应付贸易战、产业外移、房地产泡沫等经济问题转趋保守;2019年12月6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分析研究2020年经济工作,强调全面做好「六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讽刺的是,会后不到50天就出现了武汉肺炎这只黑天鹅,个人观察,这也动摇了部分基层官员和民众对政府的高度信任,回顾中央工作经济会议上所提的「世界大变局加速演变的特征更趋明显,全球动荡源和风险点显著增多。中国要做好预案。」接下来的重点观察仍是在不断上演的全球动荡源和风险点,以及中国的预案为何。(本文作者为台湾金融研训院顾问)

 

注1:「三甲医院」条件:指医院床位总数500张以上、每床至少配备1.03名卫生技术人员0.4名护士以及各项公卫考核条件的医院。

注2:「四通一达」指中通、圆通、申通、百世汇通、韵达五家民营快递公司,已在2月11日起获准复工。

 

〈更多文章内容请详:台湾银行家 [第123期]〉
探索更多精彩内容,请持续关注《台湾银行家》杂志 (http://service.tabf.org.tw/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