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时间:2014[民103]

热门文章
新会员第一本免费,小编教你如何兑换!
发表时间:2016-10-03

「HyRead中信卡友读享乐」送给每位新....

全台80万金融人 不变身就淘汰
发表时间:2016-01-20

图片来源:周书羽 从「威尼斯银行」....

旅美华人杨美玲,介绍「风城」芝加哥必游景点

发表时间:2017-07-07 点阅:1280
Responsive image

芝加哥美术馆

走进印象画派的展览室。一进门,乔治•秀拉(Georges Seurat,1859-1891)那幅「大碗岛上的星期日下午」(Sunday Afternoon on the Island of La Grande Jatte)占住一面墙,迎面而立。这幅芝加哥美术馆的镇馆之宝,让人顿时想起梵谷(Vincent Van Gogh, 1853-1890)和高更(Paul Gauguin, 1848-1903)在巴黎初识那一夜。那天夜半,高更带着梵谷到秀拉家,秀拉正在画这幅巨画,他把画笔垂直在手中,把颜料一点、一点、又一点的点在画布上。

● 秀拉作品「大碗岛上的星期日下午」

 

梵谷和高更的友谊就如同秀拉画布中的点、点、点,既清晰又模糊,一笔一笔的堆积。

这个厅中,最吸引我的一幅画,是梵谷在黄色小屋中的卧室。「卧室」(The Bedroom, 1889)这幅画,有三个版本。第一个版本,是1888年画的,现存于阿姆斯特丹梵谷博物馆。另外两个版本,画于1889年,是临模第一张画的习作,他当时已经住在圣瑞米疗养院。芝加哥美术馆这张,是其中之一,另一张,收藏于巴黎奥赛美术馆。梵谷住在疗养院那段时间,无法创作时,他就临模,以舒缓情绪。

这张画,透露出梵谷的私人世界。一张床,一个桌子,两张椅子,墙上几幅装饰的画,他的生活就是这么简单。受日本画风影响,这张画线条简明,梵谷写给他弟弟西奥的信中提及「simplification gives a grander style to things, here it is to be suggestive of rest or of sleep in general. In a word, looking at the picture ought to rest the brain,or rather the imagination」这是一个安静休息的场所,住在里边,可以静思,可以瞑想。画中鲜明的赭黄,蓝色的墙、绿色的窗框,这样的组合,充满和谐、温馨,是他心中所期待的安全岛、理想国。这与他现实生活中的烦乱无序其实是相抵触的。

● 梵谷作品「卧室」

 

举办古典音乐节的千禧年公园

让市民听到免费的音乐,把古典音乐带到户外,是芝加哥的传统。这个构想起源于1931年经济萧条期间,当年的市长Anton Cermak为鼓舞人心,遂建议举办免费的音乐会,让市民聆听,于是有了「格兰特公园音乐节」(The Grant Park Music Festival)这样的节庆。

格兰特公园的古典音乐节,是全美国唯一免费开放给市民的一系列古典音乐活动。由「格兰特公园交响乐团」及「格兰特公园合唱团」担纲演出,并邀请世界著名的音乐家及指挥家共襄盛举。系列音乐会从1935年第一次举办以来,今年已经迈入第七十七年。从6月15日开始,到8月20日,为期十周,将有超过三十场的古典音乐会在「千禧年公园」演出。

「千禧年公园」是「格兰特公园」的一部分。公园内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建筑,也是园内的设计主体,是豪华的户外音乐厅Jay Pritzker Pavilion。音乐厅是以Jay Pritzker的名字命名,他的家族以拥有凯悦饭店闻名。音乐厅与旁边的BP人行天桥都是以不锈钢为建材,波浪状的屋顶与蛇行的桥面,两者相呼应并连为一体,同为著名建筑师Frank Gehry所设计。千禧年公园开放后,户外音乐厅不仅成了「格兰特公园交响乐团」及「格兰特公园合唱团」的新家,它更将芝加哥的夏季音乐活动带向一个新境界。除了吸引更多的古典音乐迷,它也将各种不同类型的音乐带向舞台。

●户外音乐厅:由建筑师Frank Gehry所设计的千禧年公园户外音乐厅Jay Pritzker Pavilion,前半段有舒适的坐椅,后半段是青翠的草坪,格型的支架吊满昂贵的音响,让听者即使坐在很遥远的位置,也能够与前排的观众,享受到一样的音效

 

户外音乐厅可以容纳一万一千名观众,华丽的舞台下,前半段有舒适的坐椅,后半段有青绿的草坪。舞台上不管是彩排或正式演出,都随时开放。你可以在任何时间带来美食,坐在草地上野餐,同时观看表演。晚上的节目,大都是六点半开始演出。如果在市内逛了一整天,傍晚来到千禧年公园正好。先到「皇冠」喷泉旁看孩童戏水,再到「云门」雕塑前照个像留影,然后来到户外音乐厅前,石阶、草地随意找个位置坐下,静下心来,等待乐声响起。

 

莱特的罗比之家

芝大以哥德式建筑闻名于世,校园内有一栋独特的房子,列名于建筑史,风格却完全不同于校内其他建筑,那就是「罗比之家」。1971年9月15日,芝加哥市政府正式将它列名为历史古蹟。这栋建筑落成的时间是1909年,至今才一百多岁,冠上古蹟之名,想必有其历史意义。是的,设计「罗比之家」的建筑师,正是现代四大建筑大师之一的莱特(Frank Lloyd Wright, 1867-1959)。

●位于芝加哥大学校园内的罗比之家,是十分典型的草原风格建筑,它的外貌以水平的意象与出挑的长簷呈现

 

莱特在建筑史上占一席之地,是靠他自己的努力。他提出的「草原风格」和「有机建筑」的理论,创意独具,为他日后的声名奠定稳固的基石(注:学界封他为新芝加哥学派或草原学派的先驱)。所谓的草原风格,基本上是将建筑和大自然结合为一体。莱特崇尚自然,把自然当成最高的建筑原则。莱特相信好的建筑传达着某种讯息,它不只是一栋房子,它也是亲切、安全的,让人有家庭温暖的感觉。他的作品,不光着重在外型,他更重视的是这栋建筑有没有生命的外在艺术。

罗比之家是十分典型的草原风格建筑,被公认为是这种风格的极致。这栋房子是莱特为芝加哥脚踏车大亨罗比(Frederick C. Robie)设计的家。1906年,罗比在偶然的机缘下,请莱特为他设计新家,罗比的要求是,房子能够防火,人在起居室里能自由欣赏街景,却不要让外人看见他在里面,也不要窗帘、百页窗那些多余的废物。罗比之家就依这个概念而设计,它的外貌以水平的意象与出挑的长簷呈现,加上彩虹似的长条艺术玻璃窗点缀,让人产生一种和谐的气氛。在室内设计方面,它是以垂直的线条构图,融合了日本式的禅意,家具的重心低落,窗台也故意压低,充满了诗的凝聚美。

这样革命性的建筑风格,在1910年代惊吓不少住在附近的居民,但在今天,这栋房子却成为代表莱特建筑风貌的最佳典范。他摆脱欧洲式的束缚,创造出一股全新的风貌,足以代表美国风格。

 

本文节录自《彩绘风城芝加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