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专栏纸飞机的故事生活

我确信这世界是由故事所组成,故事就是我的生活--我在生活里找故事,在故事里找生活。申惠丰,静宜大学台湾文学系助理教授、《纸飞机生活志》总监。

申惠丰文章总览
排序: 总共 51 笔,页数 1 / 6
有机,一种好生活的概念:专访黄博元医师
纸飞机的故事生活 发表时间:2019-08-05

脱下遮阳帽,「民安农场」主人黄博元医师招呼我们喝茶。有机茶,那是当然,黄医师对「有机」两个字十分坚持,只要谈到「有机」,他就浑身是劲,手舞足蹈,滔滔不绝,像个看到心爱玩具的小男孩,迫不及待的想跟玩伴们分享,他的热情很有渲染力,你很难不喜欢他。     坐在一旁的....

成熟,就是「变软」的过程
纸飞机的故事生活 发表时间:2019-07-25

在提案失败后,我深刻反省了一次自己,像订正作业那般,重头到尾把自己省视了一回,我知道,可能在很多人眼中,这其实算不上什么大挫败,案子没拿到这种鸟事,无数人经历过无数次,这事儿,天天在发生,但我就是很在意,不想输,当然是其中的一个点,但真正的挫败感,其实来自于对自我认知的动摇,这次的失败,我看到了自己....

生命没有失败,只是还没完成
纸飞机的故事生活 发表时间:2019-01-04

到大学教书当教授,说来其实意外,我从来都不是功课好的人,在我们那个年代,大学教授代表的意义除了「优秀」二字,别无他义。可是这两个字,在我前半段的人生历程中,从来都是沾不上边的。我的学业状况很糟,而且是从小学一路糟到大学。在那个还有联考的年代,国中毕业后,我一所学校都没考上,只能含着泪在重考补习班被折....

在死亡面前思考真实
纸飞机的故事生活 发表时间:2018-06-27

门诊位于医院地下三楼,我找不到路,服务台的志工妈妈手指著安全门,要我走楼梯下去,很寂寞的一条路,灯光很暗,回音很大,耳里听到的都是自己颇为沉重的脚步声。走到地下三楼,推开厚重的安全门,出去是一条长长的廊道,左边是往停车场,右转往放射肿瘤科。   看着科室的招牌,老实说,我没想过....

一起喜欢澎湖
纸飞机的故事生活 发表时间:2018-06-20

除了家,记忆中,很少有过带着思念离开一个地方的经验。 那只是一段极短的飞行航程,比我平日上班的通勤时间更短,若不是隔着一道海峡,根本不会意识到,我即将前往的,是一座离我颇为遥远的小岛。 出发前,我对这座岛有着浪漫的想像,总之不脱碧海蓝天,阳光沙滩,观光客一般的贫乏画面,或许思念便....

走自己的路
纸飞机的故事生活 发表时间:2018-04-16

走路时,我总习惯低着头,看着我的脚步往前走,每踏出一步,我就好像完成了一件事,接着就会用比较愉快的心情,踏出第二步、第三步,我总是用这种方法,让自己愿意走得远一点,没有地图,只有方向,不去计算目标有多远,不朝远方看,只关注在自己的下一步,逼自己踏出去,我不会设定自己要走多远,要多快速的抵达,就像电影....

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纸飞机的故事生活 发表时间:2018-04-09

研究所课上,学生正在报告亚洲漫画发展的现况,在台前,这个外表柔弱、斯文,看起来十分干净的大男孩,曾经有过漫画家的梦。韩国、日本、中国、台湾,从政策到风格,男孩一一详细解说,只是谈到台湾时,他叹了口气,贫瘠的岛屿,对于台湾的漫画,他下了这样的注解。   男孩曾经努力地画过几部小短....

写作就是我灵魂的意识──专访诗人李长青(下)
纸飞机的故事生活 发表时间:2018-01-17

文学的归文学 虽然已经出了两本台语诗集,但创作台语诗对李长青而言,仍存在着一些挑战与限制。谈到台语诗和华语诗在创作经验上的差异,李长青说:「我们这个世代用华语写作其实很自然,因为我们就是在这个语言系统中被教育的,因此对华语美感的掌握其实很熟练。但用台语创作,你必须重新学怎么读跟写,听跟说对我当....

写作就是我灵魂的意识──专访诗人李长青(上)
纸飞机的故事生活 发表时间:2018-01-10

存在的焦虑 我不是一个懂得读诗的人,我常在诗人的诗句中迷路。对我而言诗是一种细腻的事物,那些由诗人精心设计的字词,都发散著一环光晕,意义独特,且无法复制,常常一个错身,那偶然乍现的领悟,却又成为困惑的惘然,我常觉得,诗人是「造梦者」,也是「盗梦者」,他们挥舞着手上的笔,用精巧的文字,筑一座意识的城....

最真实的意义
纸飞机的故事生活 发表时间:2017-12-20

女儿出生后,除了短暂的「母婴同室」的时间外,想看她得在规定的时间内,站在「婴儿室」外,隔着一层厚厚的玻璃(运气不好还会有恼人的反光),才能多看女儿两眼。这个时候,「婴儿室」外大多挤了不少人,各家宝贝所属的亲朋好友,一批一批的轮著来,手机、相机全部出笼,运用各种可能的姿势,贴著玻璃猛拍猛录,偶尔哪个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