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专栏太极无极

云林县古坑乡人,斗六高中毕业,其后就读辅仁大学图书馆学系,文化大学史学研究所,1985年考上教育部公费留考,1987年赴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校区攻读博士学位,1990年回台,先后任教淡江大学及世新大学,历经系主任、图书馆馆长、教务长、大学校长职位。曾担任私立大学校院协进会理事长,目前是卓越新闻奖基金会董事,台湾媒体观察教育基金会董事长。毕生酷爱阅读、社会观察及写作。30岁的一场大病,开始注意养生及太极拳。

亦师亦友的唐师兄

发表时间:2016-03-22 点阅:9220

人这一生,常常必须碰到贵人,生命才会有所转折。

 

十几年前,我因为肌腱退化,腰部几无法前弯,因为碰到推拿的许师父,才帮我治好!学习太极拳二十几年,因为碰到唐师兄,才让我进入太极拳的堂奥!

 

中国传统功夫有一句名言,「太极十年不出门,形意一年打死人」,这一句话形容太级拳要出师,需要很漫长的时间!而这还必须立基于有跟对老师的前提上,才有可能!

 

二十几年前,在台大校园看到柯老师带着一批师兄在打拳,观察了几天,最后终于加入了柯老师的行列。就这样,一有空,每天早上六点二十五分,打到七点十分;接下来想练剑的练剑,想练推手就跟柯老师摸二下!在台大这个场子跟柯老师混了十几年,郑子太极及老架太极都会打,散手也学了起来,推手则一直没有进展,太级刀则是柯老师去世后才跟师兄学的。

 

学太极拳,易学难工。拳、剑、刀及散手,可以很快学起来,但那多半是外形。一碰到推手,一般就会原形毕露!推人、打人,浑身是劲,变成斗牛的所在都是。柯老师推手功夫很厉害,但推手功夫如果不是有所体会,老师不会点破,进展就会有限!这也是为什么我虽然拳、剑、刀及散手都会,但推手就是原地踏步;主要还是没有体会「太极不动手,动手非太极」的原理。

 

唐师兄的出现,才解决我的困境!唐师兄原是永建国小的老师,退休后一半时间在美国,一半时间在台湾。十几年来,每天早上我依例都会从台大打完拳,然后走堤外便道到学校。大约五、六年前,好巧不巧我就在堤外便道碰到唐师兄!我们因为太极拳开始结缘!

 

唐师兄发觉了我的问题,开始告诉我螺旋劲的道理!他一直告诉我手必须有扭毛巾的感受,全身的上下则必须有茶叶在茶杯里旋转向下的感觉,甚至如理发厅旋转柱的意念!

 

我顺着他的建议,自我练习扭毛巾的道理,最后练出了手的气感,松倒是进步不多。

 

最近,他又有新发现,念兹在兹在讲松,尤其是吴图南的蓬松观:要求四肢要有放松及拉长的感觉,手肘要圆张,不能出现九十度角。而且,一定不能抛喉;他的说法呼应拳论所说的「三要喉头永不抛,问尽天下众英豪」。

 

近一年来,我会有所收获,还是唐师兄慢慢让我体会「无所谓」的那种松的感觉。以前他一碰我,我总会不自觉反弹。现在,他一碰我,我可以意念放松,肩膀下沉回应。

 

更深的体会,则是他一直教我松胸;我一松胸,他就被我打出去。那种打出去,不是用手推,而是全身整劲松沉后,如气球爆开的绷劲。我只要用力,他会知道,我反而为他所制。我真正达到无肩无手,只要意念松胸,他就被我弹出去。

 

跟着他每天这样磨,其实是在改掉后天的习惯。用力、想打人、硬撑等这些老问题,其实最难纠正。要从后天力走向先天劲,是要费一段时日的。怪不得有人会说:学拳容易改拳难!

 

最近,我因为他的引导,慢慢理解何谓「敌不动,我不动;敌一动,我先动」,而且,要就给你、慷慨一点;令我最不可思议的体会,则是不要用手打人,而是用脚底打人!更厉害的则是以意气蹦人:心到意到,心想事成!

 

我一向称他为师兄,我倒觉得他更像我的师父。因为,没有他的指导,我对太极拳的体会,不会如此深入。他每次都谦虚的说我们两个是意气相投,更重要的则是我们淡泊明志、与世无争;他说这是练好太极拳的基本条件。

 

他当过老师,非常强调德性。常常唸在嘴边的三句话就是,学拳第一要务,在于「尊师重道、虚心求教,及勤加练习」!

 

现在,我每天都抱着矛盾的心情,走在堤外便道。一方面,希望他没来,我可以偷懒一下;一方面,又希望他出现,能帮我尽快改掉用力的习惯。更重要的原因,则是自己其实也害怕,今天我还能不能掌握昨天达到的功夫?

 

学太极之难,其实就是这种进二步退一步的境况。怪不得唐师兄常讲「功夫日长一纸」!意思是学功夫不可能骤然进步,反而是每天的进展常常如薄纸一张。但也因为是这样,更要勤加练习。

 

当然,只要唐师兄还在台湾,只要不下雨,我仍然会硬著头皮每天找唐师兄磨练太极拳的。主要的,我也希望能参破李道子「授密歌」中的太极拳最高境界:

 

无形无象,全体透空。应物自然,西山悬磬。

虎吼猿鸣,泉清河净。翻江播海,尽性立命。

 

 

杨式太极创始人杨露禅

 

郑子太极创始人郑曼青

 

活了105岁的吴图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