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专栏太极无极

云林县古坑乡人,斗六高中毕业,其后就读辅仁大学图书馆学系,文化大学史学研究所,1985年考上教育部公费留考,1987年赴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校区攻读博士学位,1990年回台,先后任教淡江大学及世新大学,历经系主任、图书馆馆长、教务长、大学校长职位。曾担任私立大学校院协进会理事长,目前是卓越新闻奖基金会董事,台湾媒体观察教育基金会董事长。毕生酷爱阅读、社会观察及写作。30岁的一场大病,开始注意养生及太极拳。

果农的哀怨

发表时间:2016-03-10 点阅:1426

 

再回南部,我又感受到大哥作为农民的哀怨。

 

他的怨叹,主要还是因为原物料飞涨,及柳丁价格的不确定所引起。

 

台风天,风不大雨却大,既然大家出不了门,我们有的是时间,正好可以聊聊台湾农民的无奈。

 

他说,原物料的飞涨,造成农药、肥料价格的不断上涨,与2007的价格比起来,2008的成本大约多了至少2成。

 

这其中,肥料由一包8百元涨到1千5百元,农药由7百元涨到1千元,大生肥由3千3百元调高到4千2百元,基肥则由270元涨到4百元。栽种区域愈大,所增加的成本愈高。看到这种情况,大哥不得不忍痛,减量使用。

 

成本的转稼之外,最糟糕的是,同乡的果农预估,2008的柳丁价格可能会由2007的一斤6元掉到一斤4元。主要的原因,是2007的中盘商,因为存货销售不好,多半亏钱,2008有可能会将价格下杀。这样的价格,其实已在成本以下,如果成真,那代表果农2008不只白作工,甚至还必须倒贴。

 

最让大哥不安的则是,中盘商已放出风声,2008不预先采收,而是采行卖多少采多少的作法。如果预采,对果农最有利;因为价格一谈好,农民可以等著采收及交货为安。但若卖多少采收多少,又碰到销路不好,很可能柳丁会留在树上,过了赏味期都无法采收。到最后,变成血本无归的窘境。

 

这也是大哥说,现在农地纵然价格不错,但却乏人问津的原因。他说降仔兄以前一甲1千3百万买的地,现在打算以一千万卖出,都无法成交,其他还有几个村民的情况也是如此。空有农地,一来只剩老弱残兵,二来收成价格连成本都不够,谁还要买地?谁还会想务农?

 

听了大哥这一席话,我顿然觉得无言以对。像这样的问题,我也不预期从北部来的中央部会官员能理解。短暂的long Stay,是看不到农民忧伤的泪水的。

 

但有时我也在想,像大哥这样的果农,成本的上涨,他们咬著牙忍一忍可以过去。可是,如果水果到了采收期,却没有人要,恐怕是他们所最无法承受的。

 

这让我想起,小时候农会的功能;不管是农业知识的传播,还是保证收购,都曾是农民生活的保障。现在,如果将农会重新转型,变成农民及果农的中盘,负责帮助将农产品销到都市,不只可以让都市民众买到较便宜的产品,更可让农民得到更合理的利润。

 

以台湾的网路如此发达的地步,每个农会其实都该推动网路购物,再由中央部会鼓励公家机关积极认购。只要合理的认证机制能够建立,让消费者买到品质不错、价格合理的新鲜水果,一定可以帮助这些辛苦的农民,得到些许的安慰。

 

只是,那一个中央部会会想到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