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专栏纸飞机的故事生活

我确信这世界是由故事所组成,故事就是我的生活--我在生活里找故事,在故事里找生活。申惠丰,静宜大学台湾文学系助理教授、《纸飞机生活志》总监。

有机蔬菜箱是老天爷给的丰收:专访杨从贵

发表时间:2019-09-05 点阅:1294

好食生活新选择

 

 

「食物」代表的意义很复杂,不只是填饱肚子那么简单,它是一种生活的文化也是一种生活的美学,与我们的日常紧密连结。食物的好坏,影响着我们的身体健康;亲朋好友联系情感,热络的餐桌也少不了美味的菜肴;妈妈的家常菜,是我们永恒的乡愁,召唤着我们生命中最美好的记忆;一天忙碌后,回到自己的小公寓,按著食谱为自己做几道简单的料理,就算只是一个人,也会是最惬意的美好时光。缓缓地,慢慢地,轻松的,沉浸其中,多么简单的幸福。

 

 

只是,这种简单,在现今忙碌紧凑的生活模式下,反而变得不简单。三餐外食,是很多人普遍的生活经验,方便快速,但却造成饮食单一化的现象,过油过盐,营养摄取不均衡,对身体都是沉重的负担,当然还有更重要的,食材的安全性问题,大家都知道,就算是知名跨国的餐饮集团,在营运成本的考量下,都曾爆出过食安争议。

 

 

为了解决消费大众食的困扰,鼓励健康饮食生活模式,各大农产品经销商、农场、线上购物网站,纷纷推出了有机或无毒「蔬菜箱」,并针对不同族群,量身打造符合需求的产品内容,成为许多小资族、外食族以及家庭主妇的新选择。

 

 

挑选蔬菜箱,适量很重要

 

 

有机或无毒蔬菜箱,提供的蔬果大多有履历或标章认证,在新鲜度及安全性上,比起一般传统市场及大卖场,更有保障。而且蔬菜箱可以提供的蔬果品项,选择性多,叶菜、花菜、芽菜、根茎、果实、菇类,依照不同的时令、不同的需求,配搭成变化丰富的内容,同时可顾及营养均衡以及多元食材的需求。

 

 

只是,市售蔬菜箱品牌众多,消费者该如何选择合适的蔬菜箱产品?曾协助许多商家、企业打造蔬菜箱的达人「贵哥」--「友善大地有机联盟」负责人杨从贵说:「性价比(CP值)、数量与规格都是考量的要素,而这三者彼此也相互连动。」

 

 

相较于一般市售农产品,蔬菜箱的价格明显高出许多,一方面是有机栽植成本高,另一方面是产品内容数量与规格高,贵哥指出,「过量」是购买蔬菜箱最常见的问题之一,蔬菜箱产品内容太丰富,除了会拉高价格外,也会造成浪费。「一般蔬菜箱都是五天、一个礼拜的分量,但有很多家庭不是每天开伙,冰箱里摆了一堆菜煮不完,放久了也不新鲜。」贵哥认为,蔬果最佳的尝鲜期是三到四天,不买多,除了省钱不浪费,也方便调节购买的频率。

 

 

不以貌取菜,才有高性价比

 

 

另外,在产品的规格上,贵哥说到:「我们都知道,规格越高价格就越贵,但买蔬菜箱不是买电脑,诚实、新鲜、安全、美味才是重点。」一般消费大众,会很轻易的用外表来平价商品的好坏,也就是所谓的「卖相」,但大部分的有机蔬果,在外表上多少都会有点小瑕疵。根据贵哥的经验,所谓「完美无缺」的有机农产品,数量非常少,这还得取决于老天做不做美,「若用一般标准来看,有机农产品可能有超过一半甚至是三分之二都是没有市场价值的。」贵哥说。

 

 

贵哥告诉我们,一般卖场的农产品都有设有所谓的「规格标准」,无论大小、外观、重量都有严格的限制,若按照这样的市场标准,有将近百分之八十的有机农产品进不了这些卖场,可想而知,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卖价肯定不会便宜,蔬菜箱也是同样的道理。「我们得学会别以貌取人,特别是有机农产品,因为这些长相上的瑕疵,调理过后,就不会存在,它的本质并不会因为卖相不佳而打折。」

 

 

事实上,这些所谓「卖相不佳」的商品,常常都只是长得比较小或者重量不足,但因为不符合标准,所以被打成「规外品」,「可是我们发现,这样的规外品,其实非常合适小家庭和个别户,因为分量刚好。」贵哥说,这些规外品还有一个好处,就是相较于规格品,价格便宜许多,可以有更高的性价比(C/P值),也不会造成资源的浪费,

 

 

有机蔬菜箱,让消费者参与价值的创造

 

 

最后则是价值与意义的取舍。选择有机蔬菜箱,首先是给自己和所爱家人吃到真正有益健康的食物,再高一层就是「利他」,一方面利益农友,一方面友善环境。蔬菜箱的意义不单纯只是被贩售的商品,它也能支持辛苦的有机农夫,继续走下去。「所以我常说,蔬菜箱是老天爷送来的丰收,它让消费者参与的不只是商品的消费,不只是身体的健康,还让消费者参与了社会价值的创造。」贵哥笑着说。

 

 

结束采访离开前,贵哥突然转身对我们补充说到:「如果可以,请消费者尽量选择没有使用塑胶包装的蔬菜箱产品,这样可以减塑,比较环保。」

 

 

我把这个叮嘱记在笔记里,思考着贵哥传达给我们的反思,贵哥的话让我意识到,一个真正值得被购买的商品,着眼的不该只有它的实用性,还应该要能邀请消费者参与更高层次的价值目标,既能自利,又可利它,或许这就是所谓「好生活」的定义:不只是个人的小确幸,还有着更多非我的关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