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专栏纸飞机的故事生活

我确信这世界是由故事所组成,故事就是我的生活--我在生活里找故事,在故事里找生活。申惠丰,静宜大学台湾文学系助理教授、《纸飞机生活志》总监。

成熟,就是「变软」的过程

发表时间:2019-07-25 点阅:1522

在提案失败后,我深刻反省了一次自己,像订正作业那般,重头到尾把自己省视了一回,我知道,可能在很多人眼中,这其实算不上什么大挫败,案子没拿到这种鸟事,无数人经历过无数次,这事儿,天天在发生,但我就是很在意,不想输,当然是其中的一个点,但真正的挫败感,其实来自于对自我认知的动摇,这次的失败,我看到了自己的侷限,而此前,我从不认为这样的自己有什么问题,顿时,我觉得被撕裂了,迷了途,失了方向,然后开始自我质疑。

 

之所以丢了案子,是因为我太过强硬的坚持己见,而我在这挫败中,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没有想像中的成熟,就是这种对自我想像与期待的破碎,让我极为难受。别说成熟了,当下我甚至看到自己的「天真无邪」,这词用在我六岁儿子身上,是可爱,但用在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身上,那就是幼稚了,是的,我发现,原来我是个幼稚的人。

 

此刻我第一次意识到柔软的重要性,理解到,原来真正的成熟应该是一个把自己「变软」的过程。我们总想当一个性格鲜明,有自我风格的人,这样的想法,除了偶像剧看太多之外,也是因为如此一来,我们才能够辨识自己,「我就是这样的人」,类似的话大家一定都听过,改变自己是一个太难、太累、太沉重的过程,但仿佛只要顺着自己的性子走,世界就会变得很简单、很自由。其实也没错,任性可以很自在,但请记住,那是因为有别人的包容。

 

这次的提案,我在答询上犯的最大错误,就在于我试图告诉审查者:「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所以,原本应该是寻求共识的过程,最后演变成辩解与争论,出了门,我甚至还气冲冲地认为审查人搞不清楚状况。任性就像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在这种商业场合,不会有同情跟理解,不会有体谅与包容,只有徒留悔恨的后果,再精采的内容、再创新的想法,再多的努力,都在那短短几分钟的任性之间,烟消云散!

 

所以,太坚持自己不会产生任何正向效果,我们当然都有自己的理念想要陈述,但沟通,其实是双向的,像水流一样,要顺者势走,要柔软的应对,沟通就是要达成共识,就是要在看法不相同的情况下,找到最大的共识点,越柔软的人,就越有可能化解歧见、越可能获得认同。而柔软,我发现,它不只是一个外显的姿态,真正的柔软,是一种认知--去认识到,这个世界是众多想法的集结,而不只有你内心的小宇宙。

 

说服,不是一个坚持己见的过程,不是解释自我的过程,而是一个接纳的过程,某个程度,也是学习的过程--学习别人的思考、困惑与观点,而学习是一种信任的过程,你必须相信别人的观点,别人的价值,就算这些与你的认知有冲突。而你必须学会相信自己,但不是坚持自己,而是相信自己会有错,会有盲点,会有疏漏。

 

我们都太虔诚的相信自己的意识与价值信仰,这当然很重要,不然我们将会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自处。而所有的质疑,都有着令人难以承受针刺,对自我而言,质疑就意味着一种无法理解的言说,都在跨越那一条你已经画好的边界,像是入侵者一般,挑动着你情绪的防卫机制。但冲突,应该是种策略,而不是应对的模式,反过来说,柔软才该是一种应对的模式,而不仅仅只是策略。

 

在这次的挫败后,我深刻的意识到,能够柔软的应对,才称得上是成熟的人。我们对这个世界有着很多看法,但我忘了,这个世界本身就有很多看法,充满对立、矛盾且相互拉扯著。理解与误解,中间只隔了一条线,但就因此切分成了两个世界。良好的沟通,就是拿掉中间的那条隔阂,意见与异见,不该是对立,而是对话。

 

或许,柔软就该像是地平线,永远在眼前,却永远在延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