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专栏纸飞机的故事生活

我确信这世界是由故事所组成,故事就是我的生活--我在生活里找故事,在故事里找生活。申惠丰,静宜大学台湾文学系助理教授、《纸飞机生活志》总监。

走自己的路

发表时间:2018-04-16 点阅:2403

走路时,我总习惯低着头,看着我的脚步往前走,每踏出一步,我就好像完成了一件事,接着就会用比较愉快的心情,踏出第二步、第三步,我总是用这种方法,让自己愿意走得远一点,没有地图,只有方向,不去计算目标有多远,不朝远方看,只关注在自己的下一步,逼自己踏出去,我不会设定自己要走多远,要多快速的抵达,就像电影《挑战星期天》里,艾尔.帕西诺那场在球员休息室里精采的演说:「一吋一吋、一球一球的拼,直到比赛结束。」一英吋等于2.54公分,对于一座长110公尺的标准美式足球场而言,简直微不足道,但如果你想达阵得分,就是得这么一吋一吋的推进,这就是比赛的过程,这也是人生的过程。

 

在一段旅途中,我不会意识到自己将会走多远,或能走多远,更常有的经验是,我看到那些遥远的目的地,总觉得自己应该永远到不了。真的,我从来不曾有过任何自信,认为自己能够坚持走向何方,我太过懒散,太过随性,那些需要纪律与自我勉强的事,我从来都没有尝试认真地完成过。我很容易受到其他事物干扰,对那些不属「正事」的事物充满好奇,像个正在爬行比赛的宝宝,但总是被其他人的玩具给牵引,永远爬不到终点。

 

但,到不到得了是一回事,有没有前进则是另外一回事,所以我看着我的脚走路,我会被自己即将迈出的下一步给吸引,确保我仍然往前行。

 

老实说,持续前行一直都是件困难的事,一路上总会有许多干扰让你分心的事,例如从小到大,我们仍持续著的事物有哪些,那些我们可能曾兴致勃勃,甚至于曾在心里暗自下定决心想要有所成就的那些事:当个画家、游泳选手、舞者、钢琴家、漫画家、模型设计师......至今有多少事物我们还坚持着?

 

我们活在一个系统里,在其中有一些规矩、有一些标准,引导着我们进行选择和判断,好/坏、优/劣、胜/负、成/败,随着年龄的增长,大部分的人都会越来越像,有同样的价值观、走同样的路、做同样的事、追求同样目标,用一样的方式生活,抱怨或遗憾著同样的失落,然后默默的接受它,说著同样诸如「这就是现实」、「人生就是这样」的废话。

 

这就是现实,这就是人生,如果这就是所有的真实,那么生命的本质未免也太过可悲。面对那些我无法看透,也还无力逃离的困顿,我盯着我的步伐,不往远方看,不思考起点与终点,不看地图,只朝着某个方向,一吋一吋的移动。那些走过的轨迹,总会画出一条线,记录著关于你的一些什么。会否,我们其实只是努力地想在这个世界里,画一条属于自己的线,是深是浅,是长是短,并不重要,而是,我们的灵魂曾在这条线上游荡过,看见了只有从我们的眼中才能看见的世界,那些我的视野、观点与景致,用自己的节奏与速度,走自己的路,做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