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专栏太极无极

云林县古坑乡人,斗六高中毕业,其后就读辅仁大学图书馆学系,文化大学史学研究所,1985年考上教育部公费留考,1987年赴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校区攻读博士学位,1990年回台,先后任教淡江大学及世新大学,历经系主任、图书馆馆长、教务长、大学校长职位。曾担任私立大学校院协进会理事长,目前是卓越新闻奖基金会董事,台湾媒体观察教育基金会董事长。毕生酷爱阅读、社会观察及写作。30岁的一场大病,开始注意养生及太极拳。

选课辅导难矣哉!

发表时间:2016-01-21 点阅:1315

哈佛大学2003年的通识教育改革中,建议教师承担辅导的功能,甚至设置学术导师(Academic advisor)的想法,引发林孝信教授请我在今年高雄大学召开的通识教育年会,介绍世新大学新鲜人守护神的理念及作法。

 

在狐疑中,我还是答应他的要求。我一向不喜欢远行,尤其是新竹以南的活动。我最后会决定出席,主要是想让其他学校知道世新大学已推行3年的新鲜人守护神。

 

话必须推到几年前,世新大学通识教育中心曾经酝酿,模仿国外大学「大师教大一」的制度,邀请名师开设通识课程,让学生因为大师的薰陶,得以领会知识钻研及思想激荡的乐趣。

 

然而,几度实际观察,发现刚进大学的新生,心态上其实并未成熟,还抱着「由你玩四年」的固习,对知识并未有起码的尊重,让好不容易、透过人情请来的通识课程名师,最后都打了退堂鼓。在某一次专门为通识学生举办的专题演讲,还因为学生的不受教,一度让通识中心主任气得差点泪洒全场。

 

这些事件,让我们彻底思考「大师教大一」这种理想,在台湾如何落实的困境。如果学生的思虑,尚未成熟到主动学习的阶段,大师教大一的理想要落实,有其结构的困难度。

 

这也是教育部推出教学卓越计划时,世新大学会规画「新鲜人守护神」的背景。就在当时,为了协助学生,牟校长打出「we care」的想法;其中的理念,就是我们在乎学生在世新的学习,想尽力协助他们进入大学生活。

 

重点当然就是如何形塑大一新生的问题。我们认为,大一是整个大学生涯中最重要的阶段,如果大一能带好,接下来的3年,将会比较好辅导。因此,整个大学生涯规划中,为了让他们能够接受大师的教诲,我们必须先将他们「格式」好。

 

这个计划由校长、教务长、各院院长及各系推荐对辅导有热忱之教师共同参与,原则上每位老师守护15至20名新鲜人,并选派一至二名大四学生或研究生作为小老师,帮助老师进行国际观、弱势关怀、环境关怀、责任感、时间管理及生涯规划等现代公民必备知能的辅导。

 

新鲜人守护神虽然呼应了哈佛大学要求教师承担辅导的理念,但说到选课辅导,却有其未殆之处。在当天的研讨会,我提及选课辅导要能落实,前提是教师必须对通识课程及专业课程都需要有所了解。但以当前专业程度深化的情况,要让老师承担这项工作,确实深具挑战。

 

另外,个人二度参与系所评鉴,发觉现在的学生,有选课的问题,通常是问学长姊及助教,会问老师的实在少之又少。再者,当前台湾的选课,都已朝网路选课方式发展,学生选课在寒、暑假早已都初步完成。如何在台湾的制度下,发挥选课辅导,确实有待思考。

 

其中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我当时并未思及,回来以后,与教务处课务组的同仁座谈时,才有了更完整的了解。事实上,台湾的学生毕业学分多,本就不易辅导。更何况,必修学分又多,需要辅导的课程其实少之又少。最根本性的问题还在于,最需要辅导的一年级,偏偏是必修学分最多的年级;既然是必修,代表无从选择,何来辅导的必要?

 

想一想,国外的制度,再怎么良善,理想再怎么高,碰到台湾的实况,为何会常常水土不服,已是不用多言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