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专栏太极无极

云林县古坑乡人,斗六高中毕业,其后就读辅仁大学图书馆学系,文化大学史学研究所,1985年考上教育部公费留考,1987年赴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校区攻读博士学位,1990年回台,先后任教淡江大学及世新大学,历经系主任、图书馆馆长、教务长、大学校长职位。曾担任私立大学校院协进会理事长,目前是卓越新闻奖基金会董事,台湾媒体观察教育基金会董事长。毕生酷爱阅读、社会观察及写作。30岁的一场大病,开始注意养生及太极拳。

黄安的酸语!

发表时间:2016-01-19 点阅:1378

台湾人对黄安并不陌生,当年他因唱《新鸳鸯蝴蝶梦》而大红大紫,街头小巷都听得到他的歌声。近年他因重心移转大陆,所以在台湾近乎消声匿迹。一个逐渐被淡忘的歌星,最近却又引发媒体的青睐,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他「检举」了多名「台独艺人」,包括卢广仲,让他们被迫退出大陆的演唱会!这样的表现,让笔者不得不侧目,因而上他的微博,看看他到底是网路上的哪号人物!看了果然精彩!是那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人物!而且,更可列为缺德人物之首。例如11月29日,他在微薄的留言竟然是,「11月,我的微博提到三次猪油屎报老板林荣三,结果昨天他死了。11月我一共提到四次李登辉,今天李登辉中风了!我的嘴开过光的?要不,就多提几次…」12月16日,他又对李登辉出手,「日本人李登辉出卖台湾、老而不死,中风后竟然还可以出来参加孙女的婚礼,着实令人发指,终于有位跟我一样看他不顺眼的台湾民众去闹场,撒了一堆抗议纸片,把李登辉一家子吓得“花容失色”,有照片为证。如果我在台湾,我肯定也去闹场。这次没赶上,她孙女下次再结婚,我肯定不放过他。」但他最令人不敢苟同的还在于,日前,霾害随大陆冷气团南下侵袭台湾,因为媒体的报导,竟然引发黄安的抨击。

 

对此事件,黄安在12月17日的微博上留言,「台湾这两天出现短暂雾霾,但台独媒体却大肆炒作:长三角霾害侵袭台湾,各地纷纷沦陷,全台无一幸免…台湾的雾霾是否真来自长三角还众说纷纭,但就算是,台湾同胞们你们知道吗,光在2012年1000大台商就有509家在长三角,并且赚得满钵。就是这来自长三角的雾霾换得钞票回台湾养活你们一家子!感恩吧。」黄安的「酸语」在两岸引起热评,大陆网民说:「飘过去的都是经过我们13亿人口过滤过的空气,我们没死,你们也不会有事的」。台湾的脸书,不少台湾网民则痛骂黄安,「长年居住大陆,不仅仅吸霾吸惯了,更是吸霾吸傻了」。只要看看柴静的纪录片《穹顶之下》,在网路一公开,几天内便获得大约两亿点击率。这代表甚么?代表大陆人民也关心大陆的污染,代表他们对大陆严重的雾霾不以为然!官方也一样!2009年的哥本哈根减碳会议,总理温家宝因为拒绝最后时刻的面对面谈判,被认为是当年峰会失败的因素之一,原因乃是温家宝无法代表中国的集体领导体制作出承诺。这一次巴黎气候峰会,因为对污染的忍无可忍,也畏惧于中国在世界的形象的损害,中国谈判代表的积极参予,已看出他们对减碳的决心。由民众的反应,及官方对减碳积极的态度,看出黄安是有点错估两岸对雾霾的官切!他难道看不出不管是对健康,还是对经济发展,及中国在全球的形象,雾霾永远都是全人类最大的敌人,他怎么可以说出如此的风凉话!

 

个人还是喜欢Cow Yao 12月16日在脸书上的留言,最具黑色幽默,他说:「霾,我只吸上海的。相比于京霾的厚重、冀霾的激烈、粤霾的阴冷,我更喜欢上海霾的醇厚、真实和独一无二的海派气息。脱硫脱硝的低温湿润煤烟与秸秆焚烧的碳香充分混合,加上尾气的催化和低气压的衬托,最后再经袅袅硫烟的勾兑,使得它经久而爽口,干冽且绵长,吸入后挂肺、沁心、入髓,让品味者肺腑欲焚,欲罢而不能。雾为帝都厚,霾是上海醇。」这样的黑色幽默,代表的是大陆民众对雾霾的无可奈何之感,表达的是一种深沉的抗议。如果有所选择,谁愿意吸取这样的雾霾?如果黄安能有这种心同此理的体会,应该就不会说出如此令人讨人嫌恶的酸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