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专栏新媒体寻路

W3C邀请专家,中文排版需求编辑。EPUB 3电子书格式专家。从2010年起推动各领域的数位出版转型。

印刷媒体编辑为何想走向网路?

发表时间:2016-01-19 点阅:2442

前阵子和几位都还在印刷媒体圈内的朋友见面聊天。其中一位毕业于国立大学传播研究所,现在任职于一本大众向的杂志,在出版业大萧条、杂志首当其冲的状况下,该本杂志因为主题专门,依然有着相当数量的订户与读者,受到的影响相当小。

那位朋友已经担任该杂志记者几年了,薪资与待遇在同行中都还算不错,甚至可以说让人称羨。但在对话之间,总感觉到朋友对于印刷杂志倍感不耐,想要换种媒体工作。

我们问他不满来自何处?

事实上,该杂志给他相当的自由,也能真正地到现场跑新闻,不会有大志难伸的状况。但是他却觉得自己只是单方向地写出内容刊载到杂志上,鲜少能够获得读者的回应,而这就是他想要离开的主要原因。


印刷媒体一直都一个巴掌拍不响

我想我可以理解他所感受到,属于印刷媒体的单向问题。一本发行量数万本的杂志,其中只有一定比例会到读者/订户手上,而会去读的人又仅是其中的一部份;认真读毕后愿意私下回函页寄回的读者更是少数。

就所过去的经验,大概至多能收到百分之一的回函,其中只有数枚会写下回应与感想,要是真有读者认真指出错误、提供意见与回馈,对于编辑来说就是求之不得的恩惠了。

所以印刷媒体编辑,无论报纸、杂志,几乎与读者很难建构双向的关系(但与广告主的互动却是相当激烈),往往只能从销售状况来猜测读者的反应,可惜的是读者不买、不订阅的原因,并不一定是内容不好。

但数位内容与读者的双向关系一直都存在,一则新闻、一段Facebook的发文,读者都可以回应(不管是转发、留言或者按赞),你可以即时地取得读者回应。就算不是线上内容,若透过google表单取得读者回应,不管在数量以及品质上,都超乎印刷媒体。

虽然读者的回应并非全部都能作为参考,但若一点都没有,在这个网路相互连结的状况下,你会觉得活在真空之中。


从业者的安逸与焦躁

但这么多年来,印刷媒体一向如此。每天/月按照相同的流程与自己的专业产制内容、印出、送到读者面前。对于读者回应如何,除非真的接到责骂的电话,书面指正,不然大致上没有反应。而一代又一代的从业者,也就习惯了这种安逸。

不过对于现在35岁以下,随着网际网路一起成长的世代来说,整个网路都在彼此回应、对话,印刷媒体却处于这空间之外,自然会觉得越来越边缘。以至于在一波波的线上媒体创立时——早期的网站、后来的Blog、现在的新媒体——他们纷纷选择出走。

但从印刷媒体转到新媒体,真的能够获得所想要的双向沟通吗?其实也非必然。例如各网路媒体最受欢迎的内容,还是符合人性的煽色腥、或者是标题耸动引发笔战的文章。以单向的方式在双向媒体上运作,对方所回应的方式也是单向的。



直到现在,几乎没有线上媒体能够活用网际网路提供的双向性来做好与读者间的沟通与互动。不过这也不是我们面对的问题,现在我们的媒体依然卡在从业者安逸与焦躁的壁垒之间,找不到转型的共识与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