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专栏告别清单

曾旅居印尼,著有《让你咻咻咻的人生编辑术》、《那些乘客教我的事》、《飞踢,丑哭,白鼻毛》,译有海明威作品《太阳依旧升起》、《我们的时代》、《一个干净明亮的地方:海明威短篇杰作选》及菲律宾农村小说《老爸的笑声》。现于桃园从事出版实验计画「逗点文创结社」。依旧相信热血与友情,也还相信爱。

告别清单#3 用耳机隔绝世界的我

发表时间:2015-12-08 点阅:2431

吃饭失去味觉,安眠药从三分之一颗吃到一颗,一不小心就落泪哭泣……你发现尽管身边秩序缓慢瓦解、崩溃,却依然有一条理智的线牵引,让你停在失控边缘。「好险,好险。」但你的每一个细胞都清楚,有些东西一旦多了点就会破掉。

 

你知道吗,你快坏掉了。

 

年轻的你选择戴上耳机,调高饶舌歌的音量,想在身边划出一个结界。「这样他们就碰不到我了。」你以为安全了,却在千疮百孔的结界缝隙里,发现那是无法信任这个世界而产生的疏离,无法保证自己不受伤害。「好痛,可恶,我不能输。」就这样跌跌撞撞,一路在坏掉与康复之间挣扎,有一天突然进入前中年。

 

此时,你才发现原来自己微不足道、容易被取代,却又不能「被」轻易丢弃——想闹脾气又觉得尴尬,想要放弃又觉得可惜,相信将来没戏唱了,却舍不得离开这个世界。一路烦躁抱怨,直到无意间看见他人身上的伤痕。

 

「好险,好险坏掉的不只是我。」

 

原来大家都是大型机器之中的鸡肋零件,是还没被(路边资源回收欧巴桑)拣选过的垃圾。原来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曾经历坎站,终于生还。

 

你不用耳机了,选择收下结界,让人踏进来自己也会走出去,试着和其他人好好相处,偶尔笑着展示伤痕,让他们知道不是只有自己坏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