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专栏大叔有事吗

已届知天命之年还想走不良欧巴路线,A型血型的细腻敏感结合处女座的简洁精确,喜欢在日常生活司空见惯的事物中钻牛角尖,将原本味如嚼蜡的芝麻蒜皮小事说得麻辣犀利,不把人惊呆不甘愿。

过街老鼠

发表时间:2015-11-23 点阅:2578

图片来源:cat rat animals Free Stock Photo - StockSnap.io


看着牠用不到一秒的时间从夜市中段宽巷的这头冲向那头,我惊呆了!


那句老话是怎么说的:「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而今在我眼前演出的显然不是这么一回事,根本是──「过街老鼠,来不及喊就消失了」。

 

反思这句「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起源,初步能想到的是,古时候的街道宽到不行,加上当时的鼠儿腿力不佳速度不快,让街这头的人一见到鼠儿窜出即大声招呼对街的小伙伴们抄家伙准备痛击此一恶兽,时间上还来得及。否则要像我今日见到廿一世纪光世代快跑街鼠,还必须反应够快,想到要喊道:「看!有只老鼠在那里跑,大家赶快打。」而结果是夜市里的人们面面相觑,心想:「看到鬼咧!老鼠在哪?大叔你有事吗?」

 

在百度百科的连结(http://baike.baidu.com/view/250000.htm)里,有相关说明:「老鼠过街,人人喊打」比喻害人的东西,大家一致痛恨。出自毛泽东《反对党八股》:「弄得这两个怪物原形毕露,『老鼠过街,人人喊打』,这两个怪物也就容易消灭了。」(强国人在为伟人造神的工程真是无微不至,连一句苏维埃国际扫除资本主义极右派囓齿目动物的俗语也要归功于老毛!)

 

相传,一群久居集市废墟附近的老鼠,终日忍受着酷暑严冬,食用着人之弃物,以致瘦骨嶙峋、灰毛竖立。它们总也愤愤不平,因为它们羡慕着人间的「美味」。

 

一日,一老鼠提议:「我们何不去找大判官求求情去?」

 

一群老鼠来到大判官神像前祷告:「正义善良的大判官呀,请你高抬贵手,改变一下我的命运,我等将不胜感激!」

 

只听天空中传来了大判官的声音:「你们前世是贪官呀!有道是:『前世贪婪刮民膏,今生为鼠受煎熬;只待前世债还尽,来世可期入人道!』天理难违呀,除非尔等一心向佛,累积善业,否则我也是没有办法的!」 几只老鼠小声地说道:「什么天理难违!?明明是不帮我们嘛!我等如此聪明,一定会想出办法,找到人间粮仓,从而享受人间美味!」

 

可笑的是,它们的小声议论哪里能能逃过大判官的耳朵。大判官震怒:「尔等不识天理佛法,今日胡言乱语又罪加一等。现告知人类,今后老鼠过街要人人喊打!」

 

大判官本想说「见到老鼠,人人可杀」,但是一考虑到人类有可能会因此开始对老鼠实施无辜的滥杀而造孽,于是改口说「老鼠过街人人喊打」。一群老鼠无趣的走了!

 

当然,故事纯粹寓言性质,不必认真。

 

话说回来,矛头难道只指向鼠儿们?过街蟑螂,打不打?过街苍蝇,打不打?过街埃及斑蚊,打不打?我想......大概被列为全民公敌的,都很想打。

 

至于是不是「人人」,我想,这是修辞上的夸张用法,很难有个为时不长的短暂行为能被众人齐声喊打,又不是早预料好,有个带头的在街边跟大伙儿说:「一分钟后有只老鼠会跑过这街,大家听我口令,一起喊『打!』」

 

再者,为何人人要「喊打」?打就打,不喊就打不下去吗?这其实有两层意义,首先,人在做自己日常生活中少有的举动时,往往需要自己对自己喊话,才容易采取行动,比方说要奋力奔跑向前时,会同时喊一声「冲啊!」(毕竟不喊也是有办法冲出去的,不然哑巴不就不必办运动会了),古惑仔要互砍时,也会大喊「杀!」(港片看太多所致);第二,喊「打」,除了激活自己之外,同时也在唤醒(或命令)旁人采取同样的行动,达到大家一起上的共犯效应。

 

人人喊打,终究透露了群众的俗辣心态,自己出手打了,深怕被人责怪「你干嘛打那只无辜可怜加可爱的小老鼠?」,人人喊打,便可辩称:「又不是只有我,大家都喊打啊?」如此一来便可为自己的暴行合法化(众人皆曰可打,民主社会,多数决也)。

 

可是,人人喊打,到底打到了没?百分之九十九打不中,否则老鼠药厂商早就倒闭了。就算打中也未必打得死,毕竟不是练家子,凶器恐怕也不专业,鼠儿又命硬,一溜烟还是给跑了。

 

过街的东西何其多,谁在乎我喊啥,我既非「人人」,也就爱喊啥就喊啥,要是尴尬了,就一路喊下去:「打搭达达打搭,打搭达达打搭......」当在哼一首世界名曲,来表达我对好天气的赞美之意囉!至于过街老鼠,「让它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