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专栏新媒体寻路

W3C邀请专家,中文排版需求编辑。EPUB 3电子书格式专家。从2010年起推动各领域的数位出版转型。

也谈设计

发表时间:2016-06-28 点阅:2334


其实我压根儿不是第一线的设计者,勉强说的话,是「(EPUB)电子书排版设计者」,做出来的成品,认为有经过设计的人,应该不多。

前阵子Monotype的首席设计小林章来台湾,Justfont Blog上写了一篇与他在台北街头「蒐集字」的文章。突然有了些想法,和我一直在做的中文排版规范,有着一些关系,或许可以大胆地衍伸出来谈一下设计这回事。 与小林章字体散步 Justfont blog

先谈谈工具

我们不大能否认一件事:现在绝大部分的设计成果,都是透过电脑软体完成。不管是使用Illustrator来做平面设计,或者以InDesign来做书籍版面设计,还是使用其他的工具来做出成果,鲜少完全不依赖科技工具。但是,这些软体工具,绝对不是中立、没有立场,是由主要市场的需求出发,符合习惯、传统、规则而生。

InDesign(或者应该说前身PageMaker)就是个好例子。在Macintosh与DTP初崛起的年代,应该没有要做到支援全世界各种语言的念头。从这份PageMaker的历史来看,最早做到支援直排,是1989年的3.0版;而完整符合日文书的排版习惯,则是到了1996年的6.0版才完成。日本是出版大国,对于排版软体的需求极大,为了符合其需求,才做出支援。直到今天你打开InDesign CC中文版,还会看到许多影子——有着许多来自日文,但不属于中文排版的设定。

数位工具的功能性,其实设定了使用者如何使用的方向。当你使用笔和纸、剪刀与糨糊来做些东西时,可以随便来、任意做;但是数位工具却限制了你成品的表现性。

拿网页技术来说,明体=serif、黑体=sans-serif这基本规则其实与书籍、印刷的惯例不同。中文书常用的是明体、楷书、仿宋,黑体出现的机会其实并不算高。但现在随便打开个网站一看,你会发现黑体最多、明体其次,没什么楷书、仿宋更不会出现。甚至反而影响到书籍排版上头,使用黑体作为内文字的书越来越多。

我当然不是想提什么「祖先家法不可改变」,但的的确确地,技术与工具带来了场文化战争。具优势(市场大小、主场优势等)者的文化影响到劣势者(被改变的那一方)。技术与工具当然也不是天马行空地任意产生出独有的规则,也是从传统中寻找出规则、透过实做承继。

还是举排版的例子,日本工业标准中有一份JISX-4051:2004「日本语文书的组版方法」,这是同一份标准第三次修订的结果,初次发表是在1993年,后来1995年修订过一次。看看这时间,与PageMaker完整支援日文排版的时间,是不是极为一致呢?

事实上这份文件,就是在排版软体要知道规则的需求下产生的。产出的方法也是透过从传统排版(如活字印刷、照相排版——日本称为写植)的规则中而来。日文书的排版透过这样的方式承继下来,我们却没有做相同的事,于是有些规则,就这么遗失了。

关于传统

传统是一件尴尬的事情。在过往所谓「设计」,都被当作一份工来看待,平面设计不是「师」,而是「美工」。尊敬一点则被称为「师傅」。但在口授言传、手把手教技术的规则传承里,这些都是重要的知识。他们不一定说得出理由,但为什么得这么做,必然都有其道理。

工具能够实践这些规则,但工具不会教导你规则与知识。再转向数位工具的时候,规则与知识就失传了。这是个很大的问题。

但这些规则,依然存在于街头巷尾的老东西里头、存在于师傅们排出、印出的旧书里头,用心寻找都看得到。

而许多新的不良设计,往往问题都出在这些失传的基本规则上头。

求创意、要改变,绝对不是理由,而是借口。这世界没有什么凭空而生的创作,都得奠基在过去的传承之上。

挂上了设计师,也不一定立马就出神入化,还是有许多技术得和老工匠、师傅学习。
这里头有多少问题是出在没遵守基本规则上?
桃园机场

最后,文化

其实前面谈的都是文化。文化识别就存在于这些小地方。如同日本朋友透过说话口音辨识台湾人与大陆人一样,打开一本中文书,直排就只会是繁体书,要是段首缩排二字,更会辨识出是台湾的书。

康熙字典体显示古朴感的滥用,或许可以呈现出我们把文化当作一种元素来使用,而且没了脉络,甚至是偷懒。若要做到相同的效果,现在不需要买一套二南堂法帖来找字,透过全字库就能查到各大家的字(例如「」这个字)。不过要用得好、找得着的前提是:你得先对这些人的风格有些了解。

往西方靠拢,但却无法学到其精髓;回到自己的文化上头,发现脱了勾。我们多少存在于这种失根的状态中。设计不是表现力越强越好,而是一种文化的体现,至少,我是这么认为。

 

原文刊载于2014/3/9